文/林蔚昀 回台灣在維也納轉機的時候,剛好有大約一整天的空檔,於是和老公帶著孩子到市中心晃晃,免得在機場枯等。在一座公園的兒童遊戲場,大兒子和幾個有東方面孔的男孩一起玩耍。玩了一陣子,他跑來說:「他們也是台灣人。」我仔細聽了一下,對他說:「不,他們是中國人,他們說的話和我們不一樣。」兒子於是問:「哪裡不一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