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戴分‧格羅茲 如果我們只是讚美,卻無法了解他們努力的過程,那麼最終也只是顯現我們的不在乎。 我走在托兒所的走廊上,準備接女兒回家,正繞過轉角的時候,碰巧聽見老師對我女兒說:「妳今天畫了最漂亮的樹。好棒喔。」幾天之後,她指著我女兒畫的另一張圖,說:「哇,妳真的是繪畫天才!」 在這兩次事件裡,我發覺自己有些悵然若失。我要怎麼向托兒所老師解釋,我寧可不要她稱讚我的女兒呢? 完整文章
文/史戴分.格羅茲 多數的時間裡,我不知道自己感覺到什麼。我只是理解出自己應該這麼感覺,然後再表現出來罷了。 艾瑪六歲的時候很喜歡她二年級的金恩老師。金恩老師會戴閃亮的圓耳環,手指搽著紅色指甲油。她也跟艾瑪一樣,對化石超級著迷。有一次,艾瑪告訴金恩老師,她又重新看了《夏綠蒂的網》,老師開心地輕輕捏了艾瑪的手,因為這也是金恩老師最愛的故事之一呢。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