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察洛文(Richard Loving)和米瑞傑特(Mildred Jeter)是一對美國情侶,他們的特殊處境,在於有些州認為他們可以結婚,有些州不認為。他們在華盛頓結婚後,搬到維吉尼亞。維吉尼亞州的法律不承認他們的婚姻,某天半夜,警察闖入住家逮捕他們。法庭宣判,洛文和傑特只有兩個選擇:離開維吉尼亞州,或入獄一年。他們選擇離開和上訴。1967年他們贏了,法院宣判維吉尼亞州敗訴。 完整文章
幾天前,一個連署支持者跟我分享在眾多公投當中,平權公投的弱勢:東奧正名公投有民族歸屬感號召,勞權公投攸關多數人生活,而婚姻平權╱性平教育公投,很容易讓一般人覺得「那只是同性戀的事情,跟我無關」。 當然,這並不是在說平權公投特別難做,其他公投都很輕鬆。我相信每個公投都有自己獨特的困難。不過我覺得這個問題值得回答:如果你不是同性戀,為什麼你要支持同性婚姻╱性平教育? 1. 完整文章
文╱貝琪.艾柏塔利;譯╱曾倚華 這是段平靜得很詭異的對話,我甚至沒有注意到自己正在被人威脅。 我們坐在後臺的金屬摺疊椅上,而馬汀‧艾迪森這麼說道:「我看了你的電子郵件。」 「什麼?」我抬起視線。 「不久前,在圖書館裡。不過我當然不是故意的。」 「你看了我的電子郵件?」 「嗯,我在你之後接著用了那部電腦。」他說,「當我輸入Gmail信箱時,你的帳號就出現了。你應該要登出的。」 完整文章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上) ►►【果子離群索書】我所記得與不想記得的李敖(中) 說李敖寫最好的是散文,是有依據的。《李敖文存》(1979年,共兩冊)收錄了好幾篇結構嚴謹、幽默巧智、格調高遠的文章,〈由不自由的自由到自由的不自由〉等文尤為上品,〈且從青史看青樓〉、〈中華大賭特賭史〉等篇,則延續《獨白下的傳統》主旨,出入於古今之間,插科打諢,卻寫得擲地有聲。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農曆年前和王琄、楊麗音約採訪,工作人員臨時起意希望兩人拍支賀年短片,放上粉絲頁上向戲迷拜年,沒腳本、沒討論、沒套招,說來就來,兩人以狗年為汪汪諧音「旺、旺、旺」吠了起來,此起彼落、默契絕佳,笑翻周邊所有夥伴,而她們也樂在其中,遇上這兩位姐字輩的表演工作者的態度、即興與隨性,這才真正讓人明白什麼是戲精。 完整文章
文/陳心怡 電影導演周美玲橫跨六個亞洲城市的「六城彩虹計畫」當中,預計完成六部電視電影,最先推出的作品是《偽婚男女》,由夢田文創與三映電影製作;IP延伸改編而成的舞台劇則由夢田文創與故事工廠共製。故事工廠導演黃致凱為何會想把《偽婚男女》搬上舞台?影視版已經播映過了,舞台劇的呈現會有什麼新意與挑戰?拉拉電影導演與直男舞台劇導演,會碰撞出怎樣的火花?以下是兩位導演的精彩對話節錄。 完整文章
現代社會最難解決的爭議,常常是那些涉及多元價值的爭議:兩群人對於事實有共識,但對於價值沒有共識,因此意見仍然相左。這種爭議很難解決,因為衝突並不是發生在那些可以藉由科學和邏輯來判斷對錯的議題上,而是發生在雙方對於「什麼是美好人生?」的價值判斷上。 完整文章
文/艾瑪‧史卓伯;譯/陳佳琳 伊莉莎白與安德魯的臥室太熱了。三扇窗戶都已經打開,還有一台循環扇左右擺動,但室溫依舊過高。伊吉帕普已經棄守牠平常在大床睡覺的老位子,跑到窗台打盹,伊莉莎白非常羨慕。空調在地下室。安德魯最引以為傲的一件事就是他們總會等到熱得受不了,才會將空調搬出來。哈利出生前的某一年,他們甚至等到七月十五日。伊莉莎白踢開被單,翻身側躺。 「我還以為下雨會涼快一點,」她說。 完整文章
我很喜歡犯罪電影,無論是哪種類型的作品,只要有明確的犯罪元素,大多都能讓我樂在其中。舉例來說,像是懸疑驚悚的《控制》、帶有科幻元素的《全面啟動》、喜劇性質較強的《瞞天過海》與《大淘金》,甚至就連飽受批評的2000年版《驚天動地60秒》,都能讓我看得相當開心。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