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孑然前往,率先抵達。他再不會被消解。

文/吳繼文 他孑然前往,率先抵達。他再不會被消解掉,他再不給你們、我們和這個世界,任何一絲消解他的機會。——章宇,《大象席地而坐》主演 諸神的遊戲 無可避免的, 《大裂》 (小說)和《大象席地而坐》(電影)將在胡遷/胡波所有作品中發揮「既視」作用;至少對我是如此。 在《大裂》中,和大學生之間那些無來…

巨大的哀傷,用玩笑化解;人生的猶豫,用走河面對──謝旺霖X駱以軍

文/林宣瑋 駱以軍認為最應該與謝旺霖對談的對象不是自己,而是寫《天河撩亂》的吳繼文。他覺得吳繼文一定是出身CIA的特務份子,去過的地方像是被神遺棄一樣,不久就會發生戰亂、暴動。駱以軍記得吳繼文有一次從印度回來,替他們帶回來印度碼頭工人抽的便宜煙草,每抽一口都有種說不出的大麻味。對沒去過印度的駱以軍來…

他們穿過起風的校園,沒怎麼說話,好像執行祕密任務

文/吳繼文 13 上學習院高中後,周圍同學一個長得比一個高大,講話更有條理,做事更有計畫、也更有手段,在校外更加的活躍,認識了許多不是學生身分的朋友,但也更加現實,很多人熱中於「交際應酬」,話題除了考試,就是談名牌、談女人,舉止隨便,作風邋遢,彷彿突然都變成了男人;唯一減少的好像只有想像力。 時澄在…

《天河撩亂》的整理與再版:歲過花甲,他重新檢視中年時的臨終之眼。

文/吳繼文 時間可以極溫柔,也可能極暴力,端看你正在什麼樣的時間中。 時間也不僅僅是抽象刻度的產物,或是鐘錶上的那些有形有聲的分分秒秒;很多時候它更像是一個沒有明確邊界卻又有表有徵的「場」。 比方我們什麼時候開始意識到他者的存在(或者從「我即世界/世界即我」開始分裂為「我與非我-世界」),也許就是我…

當我們談論愛情時,我們在談論什麼?

文/蔡旻螢;人物攝影/羅紹文 陰雨濛濛的下午,我與《幼獅文藝》主編在靈感咖啡館等著吳繼文老師到臨,心情像是與初戀情人再次見面般忐忑不安。主編與我談論著初次讀《天河撩亂》時內心的悸動與震撼,第一次是被題材吸引,重讀第二次、第三次,則著迷於溫婉的敘事語調,一樁樁未竟的戀情,以及家族內部的愛與傷害。 開始…

《魂斷威尼斯》 情節再簡單不過,卻讓人痴迷百年

文/紀大偉 德國作家托瑪斯‧曼(Thomas Mann)的中篇小說《魂斷威尼斯》在 1912 年出版,至今剛好 100 歲。台灣社會所認識的《魂斷威尼斯》至少有兩個版本(第三個版本是歌劇版,但在台灣不通行):一,小說作者托瑪斯.曼早在 1929 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他的《魂斷威尼斯》和其他代表作在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