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雪 車沿著橋爬坡上行,水泥舊橋,每隔幾年新漆,路面都已斑駁,挖挖補補,可見其使用頻率與耗損。跨越雙和城與台北城的這座橋,建成於一九七三年,初期需繳過橋費三十元。橋下水岸以假日早晨的二手市場聞名,千百個帳棚搭起的市集,從舊物、古董、家具、電器到各類大小物品,吃喝用度,儼然一個百貨具足的「二手物」世界。 陳紹剛騎著他的二手 SUZUKI 完整文章
文/清水潔;譯/王華懋 去到那裡之前,就只是一般的案件採訪。大宮的 KTV。 這是我第一次踏入的店。穿過週五夜晚鬧區震耳欲聾的喧囂,我們找到了坐在路邊的金髮女生告訴我們的那家店。是平凡無奇、隨處可見的 KTV 大樓。狹小的通道迴響著客人抓著麥克風嘶吼的歌聲,吵鬧的打拍子聲無止無盡。 完整文章
文/向陽(詩人,北教大圖書館館長) 原刊載於暖暖向陽書房,已獲授權轉載 收到小說家平路寄來她的新著《黑水》。趁著晚上有空,一口氣讀完。這是一本精彩的小說,不只是因為小說鋪陳於媽媽嘴咖啡館的命案之上,更是因為平路以其虛構之筆,幽微地寫出了具有女性視角的人性黑暗面。 完整文章
法醫是個與死亡打交道的行當,但主要是與非正常死亡打交道,在非正常死亡中又主要與殺人或傷人致死打交道,當然自殺和事故也時常需要法醫去澄清事實,查明真相,甄別真偽。──左芷津 每當重大命案發生時,法醫的抽絲剝繭、絲絲入扣地在現場分析推敲,經檢驗後證實分析,往往在破案中發揮關鍵性作用。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