蘋果是典型的歐美植物,但這個馴化物種的原始家鄉遠在三千五百英里之外⋯⋯

文/羅伯茲(Alice Roberts) 一月底,北索美塞特(Somerset)的冷冽夜晚,一小群人聚集在一座果園,裸露的小樹枝往上深入夜空,腳下已有冰晶碎裂,年輕人和老人都穿著大衣,圍巾包住口鼻,戴著羊毛帽子,每吐一口氣都在冰寒的空氣中形成白霧。孩子們有樂器,但很難說有音樂性,只是能製造噪音的東西…

蒙古草原上奔跑的我們

撰文.攝影/米姬 你是否曾想過,有一天,有那個機會,在一個安靜無聲的草原裡,盡情地奔跑,盡情地嘶吼,盡情地享受天地之間環繞你的那種感覺。 蒙古給了我那樣的夢想。 2015 年暑假,我帶著崩潰的心回到台灣,每天不停地流淚,無時無刻盯著手機,看著已讀不回的訊息以及過往的照片,痛徹心扉的感受每天衝擊著我。…

心如明鏡台 ──讀李娟的《最大的寧靜》/詹宏志

文/詹宏志 「……他們已經適應了這個新的阿拉伯世界,反倒是我難以接受這樣的改變。」 ──威福瑞.塞西格(Wilfred Thesiger, 1910-2003) 讀著李娟書稿的時候,我卻沒來由地想起塞西格的情境與他說的話,也許我應該稍微解釋一下這個連結的緣由。 一九七七年,威福瑞.塞西格重返阿曼,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