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自習的平靜閒適,是我們師生共同護衛的自主價值。

文/余懷瑾 書寫比嘶吼更有力量 每天開車上班的路上,我都會想今天早上要跟學生說什麼,哪些話適合在這樣的早晨說,不一樣的日子,不一樣的心情,不一樣的天氣,說話的遣詞都不一樣。 早自習應該是規律的,有精神的,是寧靜的。若安排了考試,學生考完之後可以做自己的事;若沒有小考更好,學生能夠自主的規劃自己的晨讀…

被國文老師痛毆之後,我發現「掩飾」造成的傷害,遠大於「暴力」

文/小野 我讀高中二年級的時候,曾經有一個被國文老師兼導師劉道荃痛毆的經驗,那種拳擊比賽式的打法相當恐怖。透過一次又一次的書寫這個故事,每寫一次就把老師體重增加十公斤,從八十公斤增加到一百公斤,青春時的疼痛感覺也許在情緒的渲洩後比較淡了,但是歲月卻像一條湍急的河流不停的沖刷石頭一樣,那件發生在青春期…

寫一個鬼,好把事情看得更全面──專訪《不測之人》作者陳育萱

文/犁客 「我希望把讀者帶到那個地方,讓他們看到那種幾乎已經被習以為常的不平等。」陳育萱這麼說。 拿下數個文學獎項的陳育萱,今年交出第一本長篇小說作品《不測之人》;雖然自己身為高中國文老師,但陳育萱誠實地表示,她在學生時代的閱讀樂趣,大多來自課堂之外。 「中學時代我當然還是會讀老師指定的書啦;」陳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