舉著「愛」的大旗說我討厭你

文/鳳梨 Photo From Flickr by Light Brigading 「愛」的重量可輕可重,每件事、每個行為,幾乎都可以用「愛」之名去解釋。例如護家盟可以用「愛」家庭的名義希望同志不可以結婚;老公可以用「愛」父母之名,要求老婆不准回娘家,猛然,世界上大多數的罪人都無辜了。 做為情感威脅…

遙想那時,1925年,西洋文學史最燦爛的一年……

編譯/陳慧敏 在當代西洋文學史捲軸上,哪一年最美好燦爛?美國短篇小說作家和書評家齊亞巴塔里(Jane Ciabattari)點名 1925 年!為什麼? 這一年,海明威初出茅廬之作《我們的時代》,以簡潔的文字和深刻意涵,驚豔文壇,與他亦敵亦友的費茲傑羅,推出《大亨小傳》,深刻描繪美國一次世界大戰後,…

一位「要人」的養成:費茲傑羅《塵世樂園》

提到美國小說家史考特·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這個名字,多數的讀者朋友應該都會先想到《大亨小傳》(The Great Gatsby)或是《夜未央》(Tender Is the Night)這兩部長篇小說著作。其中《大亨小傳》更在 2013 年被改編成電影,並找來李奧納多·狄…

年輕的你,海明威可千萬不要從讀《老人與海》下手?!

新經典文化總編輯葉美瑤:「直到我讀了《沒有女人的男人》才從此對海明威完全改觀,我發現以前錯讀了海明威。我可以說我做了本經典給大家,可是我也等於給自己一個重讀經典的機會,」而這一切的誤解都是源於她從《老人與海》就錯讀了海明威。 葉美瑤回想,自己太年輕就讀到海明威的《老人與海》,反而完全不懂故事有什麼意…

編輯觀點看「經典」

「經典」,在每個時代都有它存在的意義。 幾天前,Readmoo的沙發區熱鬧非凡,那一天聚集了一群對「經典」相當有熱忱的編輯群們,也許是因為成長過程裡這些「經典」帶給他們的感動,在長大之後,他們仍然執著希望把這些「經典」重新再版,也許以新的翻譯方式、新的包裝方式,要帶給讀者不同的感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