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前,一部台語黑白片《大佛普拉斯》, 不僅席捲各種電影獎項、也打響觀眾口碑, 那段被歷史悄然遺忘的、曾經輝煌台語片年代, 也重新在眾聲喧嘩中被喚醒。 2020年,《毋甘願的電影史》出版, 重新梳理了台語電影的燦爛時光, 被貼上「粗俗文化」標籤的台語片得以重見光明, 並從「底片」使用的角度, 重新審視台語片雪崩式消亡的原因。 本集節目將以《毋甘願的電影史》為軸, 討論近代台灣影壇的現狀,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無論哪個城市,都會看到這樣的人,他們從前被叫做「流浪漢」,後來被稱為「遊民」或「街友」,有的行動坐臥似乎不大方便很可憐,有的眼神姿態相當坦然顯得很自在,有的身上的味道很嚇人,有的只是看起來好像會很嚇人實際上很普通。 有些人認為,會變成遊民的原因是遊手好閒不事生產、或者心智或肢體有些障礙,變成遊民之後也就是成天遊來晃去、閒聊發呆,吃食接受施捨,睡覺隨地打發。 完整文章
文/林蔚昀 開始讀《字母會C獨身》,是在某一天的凌晨兩三點。夜深但不人靜,我一邊等電腦的系統更新,一邊做家事。 有一個月了吧,我常在深夜煮飯、洗碗、打掃。這樣,隔天的白日會過得有餘裕。有了餘裕,家庭生活就少點衝突、糾紛、眼淚和尖叫。 當然是要犧牲睡眠的。長久以來,我一天只睡四個小時,隨著工作愈來愈忙,這四個小時慢慢變成三個、兩個、一個小時,或幾乎沒有。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