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讀《巨流河》──文學不能重建城邦,但能安慰人

文/詹宇 近日埋首伏讀《巨流河》,闔上沉甸甸的二十五萬字,書封重慶大轟炸下的漫天烽火,對照書頁最後一行「一切歸於永恆的平靜。」我參透了作者齊邦媛教授以這句做為回顧今生的結尾,誠如她九十歲時所說的:我這一生,很夠,很累,很滿意。 之前只是略略聽聞齊教授的大名,後來知道她是將台灣文學帶入國際的最重要推手…

【讀墨閱讀榜:這本大家讀最久!】Vol. 16:時代巨輪轟轟輾過又衰又暖的人生

日本前陣子因為明仁天皇退位、德仁天皇繼位之故,年號由「平成」進入「令和」,無論是SMAP、安室奈美惠還是櫻桃小丸子,有些在平成年代紅到成為某種「社會現象」的流行文化代表也相當巧合地因不同緣故隨平成而去;二十世紀進入最後十年之前,中國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六四天安門事件」,然後中國慢慢長成一頭空殼經濟怪獸…

二十年一覺編輯夢:《安琪拉的灰燼》

文/莊靜君 一九九七年四月一日,我如願以償地進入出版社成了編輯。歷經了手寫稿、量字表、切割板、傳真機的手作時代最尾端,快速進入了電腦、電子郵件、電子書、智慧型手機到雲端閱讀的網路時代。我們是最受挑戰也是最幸福的編輯,因為我們在最短的時間內,體驗了出版的大時代變化。 那時剛當編輯的我,負責的是最冷門的…

【讀者舉手】這樣的事在這個時代不會發生了。希望不會。《穿條紋衣的男孩》

文/Pamela 我們都聽過納粹的暴行和慘案,卻都忘了歷史其實離我們不遠,並有可能會再度發生。 《穿條紋衣的男孩》的故事發生在「奧特─喂」,一個灰暗、空曠又死氣沉沉的地方。小男孩布魯諾一家因為「炎首」的命令,搬離了有大房子、漂亮街道、友善人們的柏林,來到這個有鐵絲網和穿「條紋睡衣」的人們的新居住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