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是很包容國際語言的,但普通話現在變成一種威脅──《失語》作者劉綺華線上發表會側記

文/犁客 「香港一所中學裡,有兩個女老師,名字分別簡稱為『伶』和『慧』。伶是台灣人刻板印象裡的香港人,伶俐世故、品味自信,了解名牌、美容,了解這些除了滿足自己,也有社交功能,因為和她打成一片都人都是她挑選過的、對她有助力的同事或上司。」線上講座開始,主持人路那簡介劉綺華小說《失語》中的兩個主要角色,…

我們用自己的母語教中文,這有什麼問題嗎?——專訪《失語》作者劉綺華

文/愛麗絲 「我寫著寫著,才發現早超過徵文比賽的字數限制了,」劉綺華大學時創作新詩,自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畢業後,曾任編輯、家教老師, 2016 年,她花五天寫的小說奪得徵文比賽冠軍,讓她意識到自己「也許是能寫的吧」,起初撰寫《失語》,除了想投稿,也想回答自己心中反覆叩問的題目。 「我想知道為什麼我這…

那些說不出來的,使我們成為一家人——張惠菁讀朱薩克《克雷的橋》

文/張惠菁 一個移民的社會,對家庭有怎樣的影響? 例如台灣,我們一直都知道台灣在歷史上是一個移民的社會。現在共同住在這個島嶼上的,有相當比例的人口,祖先是從中國沿海移民來的,1949年是另一波大的移民潮。即使是島嶼的原住民,也有許多部落在近代以來遭遇過遷徙。這些,聽起來是字面上的知識,但我們每個人家…

這本書我對外簡報了四次,每一次都讓我哽咽到幾乎說不下去。

春光編輯室 就用這本書來傳達心意吧! 去年底,自己剛升格成為媽媽,因此一翻閱這本書沒多久,便好受感動,也更能體會具作家的母親,有多麼勇敢與堅韌。 從懷孕初期,媽媽對於來到腹中的小生命,都懷有無限的期待,但最深切的期盼,僅是希望自己的孩子平安健康。在我懷孕的過程中,也曾經想過如果產檢結果發現是不健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