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法蘭茲.卡夫卡 十七歲的卡爾.羅斯曼被他可憐的父母送往美國,因為一個女傭引誘了他並且懷了他的孩子。當那艘已經放慢速度的船駛進紐約港,他像在一道忽然轉強的陽光中一眼看見他已觀察多時的自由女神像。她持劍的手臂跟先前一樣高高舉起,自由的微風在她身旁吹拂。 「真高啊,」他心想,雖然他還根本沒想到要走,但是一波波搬運行李的工人從他身旁經過,人數愈來愈多,漸漸把他擠到了甲板的欄杆旁。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