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凡強的人我生活】藝術塑像、雷射雕刻,和滿滿的觀光人潮──戰鬥民族的墓仔埔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特別是每年的農曆七月,華人世界鬼影幢幢,傳說繪聲繪影地描…

你沒想過的親子旅行:帶本書上路,享受陪讀陪尋的每一刻

文/洪淑青 我想帶一本書去旅行,可能是艾倫.狄波頓的《旅行的藝術》、約翰.伯格的《我們在此相遇》、奧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的《再見,柏林》或是契訶夫的《帶小狗的女士》,這些書豐沃了我旅途的厚度,書中的故事情節及溫暖的文字溫潤旅行中的氣氛,一場旅行變得多樣多貌,可靜可動。

契訶夫也寫愛情小說!?──《帶小狗的女士》

對於契訶夫這位十九世紀中後葉的俄國作家,多數讀者們對他的普遍印象是他是一位關懷社會底層、具人道主義精神的作者。因此他的短篇小說及劇作,多是描繪小人物的日常生活,透過這些故事,傳達他對貧苦人民的深切同情。 但是出版《帶小狗的女士:契訶夫小說新選新譯》的出版社櫻桃園文化,卻十分用心地從契訶夫的小說全集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