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澤 齊佛(John Cheever),生於一九一二年,癌逝於八二年,是美國短篇小說史上的一個里程碑。 美國短篇小說的寫作向來表現亮眼。也許是新大陸特殊風土人情所致,這種兼顧輕重,虛實,雅俗,同時可以天真,又可以三兩句就滄桑世故得不得了的文類,竟與美國人脾胃十分相宜。從十九世紀中的愛倫坡,霍桑,馬克.吐溫以來,新人輩出,呈現一枝獨秀的狀態,論格局論成就,絕不比長篇小說遜色。 完整文章
文/胡慕情 我在生命中一個又一個接續而來的文字沙堆裡究竟寫了什麼,那堆沙此刻看來距離生活裡的沙灘和沙漠,如此遙遠。或許應該懂得見沙如沙,見字如字,我們才有可能理解世界如何被碾碎、被侵蝕,在沙中觀看世界初始的樣子。 ──伊塔羅.卡爾維諾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對於小說迷來說,「禁止爆雷」是我們彼此之間的共識,如果有人觸犯這個大忌,你一定會狠狠給他一個白眼;更不用說,如果你是寫小說的人,卻有人告訴你,他讀了一半就已經先偷翻結局,把你精心安排的最後幾頁讀完了,你一定會覺得自己好像被賞了一巴掌吧。 然而,英國編輯與出版分析師金恩(Danuta Kean)可不在乎。反之,她告訴你,別客氣,結局可以先讀。 完整文章
文/恩小姐 契訶夫的作品三大特徵是對醜惡現象的嘲笑、對貧苦人民的深切的同情,以及作品的幽默性和藝術性。 契訶夫是十九世紀末國偉大的批判現實主義作家。《第六病房》是契訶夫難得的中篇小說,而且是有開頭、有結尾並具有戲劇張力的小說。這也是他的人生、寫作風格的轉折,以及作為告別托爾斯泰主義的作品,以樸實的文字、細膩的描述筆下的小人物藉以抨擊沙皇的專制。 完整文章
編譯/白之衡 我們聽說過一些天賦異稟的人,雙棲不同領域卻都有出色表現,比方說醫生兼作家。比較有名的例子有契訶夫(Anton Chekhov)、毛姆(Somerset Maugham)、柯南‧道爾(Conan Doyle),或當代的麥可‧克萊頓(Michael Crichton)、卡勒德‧胡賽尼(Khaled Hosseini)等人,在台灣,也有賴和、侯文詠、王浩威、陳克華等。 完整文章
文/沈意卿 明明是度假,兩人為了一些現在也想不起來的小事吵架,不乏平日藏污納垢的總和,像那些陰險地積在水管裡的頭髮再也承受不住,驅魔一樣從深口一次嘔出。你搶在他之前跑到路上,以免面對自己一人苦守在房的窘境,到最後還得想要不要出門找,才不顯得自己一輩子都不再見到對方也不覺得有什麼損失。對,跑出門,發球,球在他那了,你得逞了。 完整文章
狂戀的人有勇氣,不驚一切呦, 無論三更也半瞑,墓仔埔也敢去。 從這首閩南語歌曲〈墓仔埔也敢去〉可以看得出,墓地在華人心中的陰森恐怖,別說夜半,就算大白天的,除非清明或先人忌日,應該也能免則免,沒人想去。當然啦,歌詞中被戀愛沖昏頭的小夥子例外。 完整文章
文/洪淑青 我想帶一本書去旅行,可能是艾倫.狄波頓的《旅行的藝術》、約翰.伯格的《我們在此相遇》、奧罕.帕慕克的《純真博物館》、克里斯多福.伊薛伍德的《再見,柏林》或是契訶夫的《帶小狗的女士》,這些書豐沃了我旅途的厚度,書中的故事情節及溫暖的文字溫潤旅行中的氣氛,一場旅行變得多樣多貌,可靜可動。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