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李濠仲 挪威女人肌理豐盈、珠圓玉潤,不僅擁有健康白皙的臉孔,牙齒還都長得非常整齊。但她們卻甘於糟蹋代代相傳、香火賡續的完美基因,總是邋裡邋遢,坐沒坐相,隨時可以脫下長靴,當眾展示腳跟處破個大洞的毛襪,球鞋內裡脫線不堪使用仍照穿不誤,比瑞典女性主義者鼓吹的不刮腋毛、不穿胸罩還要解放。 完整文章
編譯/陳松筠 從奧斯陸峽灣的一個火車站出發,一群人隨著加拿大女作家瑪格麗特⋅愛特伍(Magraret Artwood)緩緩步行至北邊一座種滿雲杉樹幼苗的森林,見證「未來圖書館」計畫的首次交稿儀式。站在森林裡,愛特伍拿出了她最新的作品《草寫月》(Scribbler Moon,暫譯),親手將文稿交給「未來圖書館」的計劃發起人,蘇格蘭概念藝術家派特森(Katie Paterson)。 In 完整文章
那個秋日,歐雷克十歲,風吹亂他的頭髮,他們看著相機的鏡頭,等待計時器發出喀噠一聲。 那張相片是證據,證明他們曾經到達幸福的巔峰。 然而他的愛是禍患,是詛咒 每個被他愛過的人終將被摧毀,變成鬼魂…… 哈利曾視若己出的男孩歐雷克因涉嫌殺人被捕了, 這樁警方偵結的毒蟲命案,讓這名離職的酒鬼警察又回到奧斯陸, 他發現自己面對的是一個利益勾結的巨大販毒網,而且沒有人希望他回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