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宋尚緯 好人 二○一七年十月五日 0. 「我想成為一個好人。」 他這樣告訴我 像是自己從未 好好當過一個人 1. 我只是不明白 此時所落下的雨 和彼時所落的雨 是同樣的雨嗎 我只是 想停止這場雨 彷彿這樣 就能停止 我不停落下的哀傷 2. 你告訴我 要比風更快 要比林中的陰影更快 走在恐懼的前面 看不到恐懼 就能當作他不存在 3. 我不知道如何 向你開口 向你坦承 這場雨對我來說太長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有些人要求我 二○一七年十月十八日 有些人要求我 過點體面的生活 譬如問我 你為什麼不反抗呢 如果是我,我會 讓自己成為銳利的刺 他們這麼說著 一邊舉起自己朝我刺來 有些人要求我 有病得治,得吃藥 得接受大家的好意 憂鬱也要憂鬱得體面一些 才能夠得到大家的同情 你為什麼不振作呢 他們這麼問我,但自己 也沒有要振作的意思 有些人要求我 在傷心的時候,要說些快樂的事 完整文章
文/宋尚緯 0. 有的時候我會問自己,自己算不算是個壞人。 1. 我從小到大也做了許多「壞事」,偷竊、說謊、打架、翹課、頂撞師長、不敬長輩,在我成長的這些時間中,我是做了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有人說年輕的心思總是曲折、難以理解的。當然難以理解──就是因為連自己都不理解自己在想些什麼,所以才做出這麼多令人頭疼的事。 完整文章
文/慕顏歌 有一些行為,永遠只能表示理解, 不能姑息和縱容。 無論是心靈雞湯的書,還是講禪修智慧的書,總在提醒我們,當我們遭遇痛苦而抱怨他人不夠友善的時候,我們應該學會換位思考,學會理解別人,去相信「善有善報、好人有好報」,如果你自己變得更好,世界就會更好。 完整文章
文/周慕姿 「這個我不會,你可不可以幫我~」「這些工作真的好多,我做不完,你幫我好不好?」「我上次團購東西沒有時間去面交,你可不可以幫我去面交?」「你打字好像很快,我打字比較慢,這份資料可不可以拜託你幫我打啊?」 「你人真的好好~」同事、同學、朋友、家人的要求,總是讓你難以拒絕……你是這樣的人嗎?如果你是,那麼,你多半是大家口中的「好人」。 完整文章
文/林若寧 晚上 8 點半,他依然西裝筆挺。推開宇達經貿法律事務所的大門,立刻聽見他的聲音自裡間傳來:「我的意思是,今天這件事情……。」講完電話,他探頭問攝影記者準備好了沒有,下一秒鐘,又帶著歉意匆匆地往辦公室走,說:「我再講一通電話。」 他是真的忙。總是事務所最後一個負責熄燈的人。回家 11 點了,Facebook 發文往往已是半夜,隔天 7、8 點起床趕著出庭。當律師後,8 完整文章
當川普當選已成事實,__就是義務。這是個填空題。在美國,原本種族歧視是個大家避而不談的話題,雖然大家都心知肚明白人歧視有色人種,可是政客如果不小心吐實,還是很可能會葬送前途,只有川普敢大喇喇地發表種族歧視言論,然後在輸了兩百萬普選票的情況下當選美國總統。 完整文章
文/犁客 「當年我決定不再接觸刑事方面的法律,是因為我無法確定:善惡之間的那條界線,真的可以那麼清楚嗎?」黃國昌說,「讀《黑水》的時候,讓我重新接續了大學時候的這個思考。」 平路取材自真實的社會案件、費時兩年撰寫、紙本版及電子版同時推出的新小說《黑水》,在 2015 年 12 月 10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