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賀淑瑋 教書三十年,我碰過形形色色的學生,朱宥勳是極其特殊的一位。他的標準上課配備:筆記型電腦,打開,上線。我在台上口沫橫飛,他在台下搭搭搭搭,跟全世界來往,應答得不亦樂乎。假裝不在意,並且壓制走過去看他在搞什麼鬼的欲望,變成我那一年上課的常備心態。但我當然不是、也從來不想當開明偉大的老師。 完整文章
你的第一本經典,也許是眾多小篇故事集結的《格林童話》、大人強塞進你手中要你背誦的《論語》、《唐詩三百首》,又或者是兒童版的《西遊記》、《三國演義》,它們伴你度過了一段童年歲月,並且勾引出你對世界的想像力與理解。 只是長大後,隨著生命層次的提升,個人成長環境、遭遇處境的不同,你有時會忍不住質疑起生命的意義,心中的迷惘與困惑又有誰能解答。完整文章
一、每回過年我都一定要那個!(哪個?) 我今年一直被稿追著跑,感覺有點機車,希望過年能寫完20個稿子,讓接下來輕鬆一點。(不可能做到ㄉ) 二、看馬趕羊(回顧和前瞻是不會講喔?) 馬年:我嘗試以哲學人身份進入公共討論,感謝大家的關注和照顧,我會繼續加油。 羊年:希望世界變得更自由,更少人基於信仰、價值觀和民族情感去壓迫其他人。希望文言文退出國高中必修。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