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星友啓;譯/林佑純 星老師:關於工作記憶容量較小的這項事實,在尋找有效的學習法時相當重要。 舉個例子,在課堂或簡報會議中,很多人會寫筆記。可能很多人覺得,為了要寫成筆記,就必須更專注在學習上,所以自然而然會提升學習效果,這大概是從我們國小開始就習慣的做法了。 但是,研究結果已經證實,邊聽課邊寫筆記,對於工作記憶的負擔其實是非常大的。 完整文章
文/烏瑞克.鮑澤;譯/張海龍 多年前,大衛.古斯丁有個量子統計方面的問題。古斯丁是加州理工學院的物理學家和副校長,他想搞清楚量子物理學如何預測特定類型的次原子的行為。 於是,古斯丁去拜訪理查.費曼。費曼是美國最著名的科學家之一,曾經參與製造原子彈,建立新的光子模型,最終獲得諾貝爾獎。他請教費曼:「你能不能為我解釋一下,為什麼自旋為的粒子會符合費米──狄拉克統計?」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