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京都住兩年,做一部與台灣有關的金馬獎得獎動畫;到內蒙古找大象,拍一部與人生有關的金馬獎得獎電影。那些亮眼的獎項,來自靜默沉潛的文字,或許是自我探究的散文,或許是反映生活的寓言。 人生在世,有些時刻得成為為了領獎走進聚光燈下、舉手投足都被放大檢視的焦點人物,更多時刻雖然身處聚光燈外,但很明白典禮能夠順利進行全靠自己卯足全力。聚光燈裡的不見得表裡如一、聚光燈外的不見得無足輕重。 完整文章
文/海特.麥當納 如果說誤導者只要啟動混淆戰術,就能用大量矛盾真相來淹沒對他們不利的資訊,那麼採取「關聯」(association)戰術,就能營造出一種足以誤導他人的印象,彷彿幾個不同真相之間真有某種意味深長的連結,而實際上這種連結根本不存在。 2017 年,《時代》(Times)雜誌刊登一篇批評英國某項綠能政策的文章,引用了某位英國前內閣大臣的照片,來搭配下列這段文字: 完整文章
文/黛娜.佩里諾 布希總統與馬利基總理登上講台開場。我從眼角看見有名記者彎下腰,扯下鞋,猛力朝布希總統丟去。布希總統低頭躲過,鞋子砰的一聲砸在牆上;那個人很快又丟出另一隻鞋,又發出砰的一聲,所幸總統再度躲過襲擊。布希總統似乎沒有因此感到生氣或害怕,而是困惑。他的表情彷彿在說:老兄,你有什麼毛病? 完整文章
文/陳冠良 《半場無戰事》既是寫實主義小說,諷刺小說,更是赤裸裸反省美國社會集體意識病灶的小說。它並非傳統意義上直擊烽火現場的戰爭小說,但藉由一班軍人弟兄在「文明社會」短短幾小時的經歷,卻悉數呈顯了一場戰役種種的內外傷害、矛盾,殘酷與荒謬。其大無畏的氣勢,張力滿弓。 戰爭是什麼,其本質有任何意義與價值?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