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許多人談到最偉大的中短篇小說,都會舉出康拉德的《祕密的分身》。 一個經驗淺薄的年輕人忽然當上了一艘遠洋船隻的船長,在處境孤立之下,某個深夜救起了一名神秘男子。 男子犯下重罪,然而年輕船長決定窩藏此人。在男子描述其境遇時,船長在男子身上看到另一個自己。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由剛出版《時間的河》作者小歐,以行腳與尋找、發現自我的角度,來談《奧之細道》,並窺見俳聖松尾芭蕉創作的內核,是另一種驚喜。 三百五十年前,芭蕉從江戶的深川出發,經日光、東北的松島、出羽等地,再轉往北陸金澤、敦賀,一共二千四百公里,花了將近六個的時間。 芭蕉成名甚早,為什麼在四十二歲時甘願冒著生命危險,甚至路倒於荒野的決心,踏上這趟艱辛的行旅? 完整文章
文/林宣瑋 許多宗教都有朝聖的傳統,像是伊斯蘭教徒到麥加、藏傳佛教徒到拉薩、猶太教徒到耶路撒冷。交通發達的今日,仍有部分的僧侶會親自走一遍玄奘大師走過的絲路,追憶大師昔日典範。除了追求信仰之外,朝聖之旅往往也是一趟個人追求心靈自由的冥想之旅。 完整文章
文/小歐(《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作者、「四國遍路同好會」發起人) 照片/小歐、惠珍、Wallis Eco、柯品孜、三村守。 「當你走上四國遍路,成為一位遍路者,你就成了空海大師的化身。人們去走遍路,就彷彿進入了由凡入聖、由聖入凡之間自由轉換的世界。」日本四國八十八所遍路靈場第二十二番平等寺副住職谷口真梁說。 完整文章
文/群星文化執行副總編輯 李清瑞(小歐) 最近收到不少朋友反應說,在書店裡怎麼都買不到《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怎麼會這樣呢?有一天,還有一位大哥特別從新竹專程來出版社買書,原本從書店退回的回頭書反而暫時緩解缺書之渴。 完整文章
文/小歐 《遍路:1200公里四國徒步記》作者 「就像我們平常去逛街時,先去買買東西,旁邊有間城隍廟就進去拜一下,然後繼續逛街,再遇到一間廟又進去拜一下……,遍路大概就是這種感覺吧,很簡單的……」 志邦說今年暑假前,他的好友柏穎就是這樣和他介紹遍路的,那時他剛考上大學,覺得暑假漫長又無聊,遍路聽起來也沒有很難,於是就傻傻地與宗教青年柏穎結伴,踏上四國遍路。 完整文章
文/口羊 剛開始讀起小歐的新書《小跳舞人》,總覺得這個故事帶點亦真亦假的神秘氣質。 所謂的「小跳舞人」,是指小歐能在胸前看見的,有個會不停地舞動、半透明的身體中夾雜著黑點點的小人。而這個故事,便是從小歐回憶3歲時,她發現小跳舞人的存在而開展。 還沒搞清楚小跳舞人到底是來幹嘛的,我就忍不住先低頭往自己胸口看去,默默看了好一陣子,還是什麼都沒有啊!我疑惑了一下,真的有小跳舞人嗎? 完整文章
文/小歐 這是一篇本該放在書裡面的序。 原本打算把書稿整理完之後,再來想想《小跳舞人》的序該怎麼寫。但是就在定稿之前,我猶豫了。 我想在那本書、那個故事裡,只要存在那個書中的「我」和「我的小跳舞人」就好了,如果把真實的我也同時放進書裡,老老實實地交代寫作動機,說明故事的真實原委,好像會使得「小跳舞人」少了些想像力,減了些魅力。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