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被放在同一個大分類當中的作品,有時讀起來根本不像同一類的作品,舉例來說,金庸、古龍、溫瑞安的小說一讀都會覺得是武俠小說,但想想故事其實差別非常大,會覺得它們是同一類,主要是因為場景感覺都像某個「古代」。 日本的「時代小說」也一樣。 完整文章
文/臥斧 《1661國姓來襲》令俺十分驚豔。 先前就聽聞漫畫家李隆杰打算創作一部漫畫,以清末的台灣為舞臺,描述鄭成功與荷蘭人之間的戰役──但不以鄭成功或漢人的角度描述,而以荷蘭人的角度講述故事。俺覺得這個切入點十分有趣,自然十分期待;得知「國姓來襲」這四個字時很樂──「國姓」指的自然是「國姓爺」鄭成功,這四個字十分鮮活地點出了故事的切入角度。 完整文章
文/龍貓大王 著名的小說大家山田風太郎,以一連串忍者小說聞名文壇,但他有另外一部大堆頭《人間臨終圖卷》(人間臨終図巻),記錄了古今中外至八零年代總共九百多人的臨終時刻──他們有些是改變歷史的人物,有些是無名小卒卻死得離奇,甚至壯烈,讀來令人不禁背後一陣劇冷。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