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黛博拉・哈克妮斯;譯/張定綺 我耳畔傳來隱約的話聲,打破了圖書室裡慣有的靜默。 「你聽見了嗎?」我四下張望,對這奇怪的聲音感到困惑。 「什麼?」項恩從手抄本上抬起頭問。 書緣有少許金屑閃亮,吸引了我的視線。但幾點褪色的燙金不足以解釋那彷彿從書頁裡散出的淡淡霞光。我眨眨眼。 完整文章
文/艾莉森‧娜斯塔西;譯/劉品均 若做問券調查,把藝術家比做一種動物,不知出現在腦袋瓜裡的第一個畫面是什麼呢? 想必會有不少人說是貓吧 (笑) 說起我們這年代的偉大藝術家,或者所有具有藝術家氣質的人,大家會想到的是「不守常規」、「孤高和寡」、「神祕不可測」等這些詞彙。也許聽起來是刻板印象,讓人有股翻白眼的衝動。但就人類的貓咪朋友們來說,這些敘述聽起來正確無誤。 完整文章
相信大家從新聞中或多或少有聽聞「西非伊波拉病毒疫情」(Ebola virus epidemic in West Africa)。去年底台灣南部還驚傳疑似病例,還好只是虛驚一場。可是在交通異常便利的現代,伊波拉病毒境外傳入任何亞洲國家都不是件機率低的事件,台灣外交部與疾管署於 2015 年 3 月 19 完整文章
羊年到,說點跟羊有關的文字學。 羊在商朝就是重要的祭祀犧牲,三大祭祀動物,牛、羊、豬,羊是第二隆重的,但三個字裡面只有羊字會產生喜慶吉祥的衍生義。《說文解字》上說,「羊,祥也。从 ,象頭角足尾之形。」 羊等於祥,這種用法在甲骨文時代就已出現,如「惟日羊有大雨(合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