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陽光的,讀過我的作品但沒有親身認識我的讀者,大多覺得我這個人蠻陰暗的;」張耀升說,「所以沒讀過我作品的朋友知道我寫的小說後,都覺得很訝異,而只讀過作品的讀者在認識我、發現我沒有那麼陰暗之後,有時會覺得生氣──好像自己受騙了一樣。」 完整文章
對談不是要給出答案,因為人生與寫作都不是單純的是非題。對話中有時候靈思湧動,話語變成一隻鳥,引來窗內貓的觸鬚張揚,空氣裡隱隱戰鼓隆隆,或者只是一列列清麗的高音盤旋而過。三位各有特殊聲調的寫作者──伊格言、張耀升、陳栢青,在新年伊始,寫「算命」、談「算命」,寫得蕩氣迴腸,談得火花迸射。且看,在巨大的「命運」輪盤上,他們如何個舉槍冒犯? 命運本身就很神秘,對好奇的人而言,就是「外邊世界」 完整文章
文/張耀升 小編碎碎念:大家都愛算命,是因為算命本身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算命」這件事在戲劇作品有另一種被稱為「定時炸彈」的敘事技巧,例如主角走過神秘的地下道,一位老人主動上前說:「少年ㄟ,你印堂發黑,最近恐怕…」,於是乎,未來的某個結局已經按下倒數的按鈕,滴答滴答往結局邁進。 完整文章
你的第一本經典,也許是眾多小篇故事集結的《格林童話》、大人強塞進你手中要你背誦的《論語》、《唐詩三百首》,又或者是兒童版的《西遊記》、《三國演義》,它們伴你度過了一段童年歲月,並且勾引出你對世界的想像力與理解。 只是長大後,隨著生命層次的提升,個人成長環境、遭遇處境的不同,你有時會忍不住質疑起生命的意義,心中的迷惘與困惑又有誰能解答。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