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following two tabs change content below.
張 耀升

張 耀升

小說家及影像創作者,小說曾獲時報文學獎,影像作品曾入圍台北電影節等國內外影展,也偶爾在台灣電影中客串演員。

文/張耀升

外邊世界小編碎碎念:大家都愛算命,是因為算命本身就是一顆定時炸彈?

「算命」這件事在戲劇作品有另一種被稱為「定時炸彈」的敘事技巧,例如主角走過神秘的地下道,一位老人主動上前說:「少年ㄟ,你印堂發黑,最近恐怕…」,於是乎,未來的某個結局已經按下倒數的按鈕,滴答滴答往結局邁進。

或許有人覺得前述的例子太過老土,但諸如《回到未來》、《尼羅河女兒》、《求婚大作戰》、《仁醫》、《來自星星的你》、《步步驚心》都是來自「定時炸彈」敘事技巧的變形發展,破題說出未來結果後,倒數計時開始,在明知結果為何的情況下,角色的逆天抗命便會如同LOMO照片一樣,色調改變,反差提高。

「定時炸彈」如此受喜歡,追根究底,是對於窺測未來與改變命運的渴望。尤其真實人生不如戲劇作品有著那麼完整的故事發展與整齊的結構,滿街人們的愛情與未來常常是漫漫寂靜如星際旅行的冬眠艙,「不曾開始也無從結束」,覺得算命荒謬可笑的人,不妨設想自己去看一場過程中不准打瞌睡,且結束前不能離開的電影,偏偏這部片沒有起伏,僅有主角走在風景毫無變化的道路上與沿路面目模糊的路人沒有互動,一小時或兩小時後,會不會想問旁人:「這部電影還有多久結束?」

換做真實漫長且平淡沈悶的人生,上述的問題便是算命的衝動。

以下,是以算命為真作為前提,再加上文學與電影的角度來探討。

首先,關於命格這件事

這大概是最多人在乎的一件事了!(或者,以為在乎的是別的,卻不知癥結點在此)外面坊間算命師滿口嘩啦拉講一堆卻少有人知道什麼叫命格,命格包含兩件事,其一是性格,其二是命運,以電影為例,性格猶如不同的好萊塢大明星,喬治庫隆尼、梅莉史翠普、傑克尼克遜已然有各自的基本形象與戲路,代表某種基本性格,而命運就是他們所主演的電影。

就算是劇情完全一樣的愛情喜劇,喬治庫隆尼的詮釋必然與傑克尼克遜不同,在同樣的劇情下,前者的深情溫柔可能醞釀出愛情的關懷與寬厚,後者則可能是愛情的荒謬與為難,儘管兩人的命運完全一樣,看待的角度與內心的結論,會因性格而有所不同。

也就是說,性格在命運之上。

以占星術為例,太陽、月亮及上升(出生時哪一個星座正從地平線升起)代表一個人的基本性格(太陽)、深層內在與潛意識(月亮,同時代表幼年)及面對世界的態度(上升,30歲之後逐漸明顯)。這三者組合可能同調或衝突或協調,假設命運的劇本是《我的少女時代》,林真心若是太陽牡羊月亮獅子上升射手的全火向組合便會極度奔放奮不顧身,所有的挫折都會被她的熱情之火吞滅,反之若是壓抑保守的太陽金牛月亮魔羯上升處女的全土向組合,儘管微笑面對外界,卻可能虐心到底。

一般算命的盲點常常在此出現,忽略性格,只著眼命運,沒想到同一套劇本在不同性格詮釋下會出現不同意義,而意義才是對當事者來說最切身的人生感受。

想逃離婚姻生活的人若是注定離婚,內心必定竊喜,而結婚、生子這些對一般人來說充滿正能量的事落在孤僻之人身上,反而日日累積成對生命的厭倦。

以紫微斗數來說,太陰化忌代表內心的缺憾,命盤太陰化忌在夫妻宮的人,無論感情最後是否有著世俗一般認定的結果,如結婚或在一起,當事人內心必然是藏著遺憾。而事業宮有著陀螺的人,免不了好事多磨原地打轉。但如果看清感情不是生命的追求或從事本質便是好事多磨的職業,苦難便會雲淡風輕。

算命若有用,真正的用處並不在得知將來賺多少、感情對象如何,畢竟一張紫微斗數的命盤上,必然排列著吉星與兇星,也必然有特別安逸與特別兇險的宮位,每個人的命運都會有特別滿足與特別缺憾的宮位,也許事業發達之人空虛寂寞,也許受盡寵愛之人沒有自我,看清自我的侷限也許是面對人生更好的態度。

另一方面,命運也是依據這些宮位一年一年流轉,紫微斗數的流年會每年換一個宮位,大限則是十年換一個宮位,換句話說,好運厄運終有時,循環不止,有的人大病十年換了宮位後一朝康復,也有人爆紅一年後一蹶不振,當下痛苦之人只是在消化厄運額度,撐得夠久,總是會等到安逸的宮位。

其次,關於通靈這件事

不論是易經、塔羅牌、占星術、紫微斗數或八字,都有一套系統可循,但是,還有另一種算命方式更形而上且難以判斷真假,那便是通靈。

通靈分為兩種,通神或是通鬼,通神者泛稱為神通,藉由附身或感應得到神明訊息,指點問事者,通鬼則多見於牽亡魂,靈媒像個中介的載體,讓親人的亡魂暫時附身,突破生死障礙對話。

在佛教道教的修行中,神通是普遍出現的副產品,長期修行而練出神通的人並不少,只是正道修行都要求不要沈迷也不要顯現神通,況且神之所以是神,是因為神超脫於人間的輪迴之外,宗教上神對人講究的是超脫俗世,而非回到俗世糾葛,凡間總總幸福苦痛僅是夢幻泡影,神不會也不在意個人的情愛或利益或功名,所謂的神通大部分通的並非神,通靈能力高的人可以通到修行有成的靈體,所給的答案也符合世俗標準,能力低一點的只是養小鬼,面對面時可以藉由小鬼調到問事者的資料,尤其是一些只有當事人知道的秘密,而讓問事者覺得嘖嘖稱奇,從此迷而信之。

但這兩者都有矛盾詭異之處,以養小鬼來說,因為全盤命中過去以及私密之事,便認為可以預測未來,是犯了工作內容的錯誤,過去是往後看,未來是往前看,人體上往前看的肉眼,長在背後的是屁眼,背後的屁眼放的屁再響亮,能看眼前的風景嗎?

而通靈之人只是一個媒介,若是神準或功德無量,也是來自背後那個能量,但一般世俗往往將「神通」視為「接近神」,而將祀奉神的禮數用在靈媒身上,在我的長篇小說《彼岸的女人》中提到一位知名的通靈者,久而久之心隨境轉沈迷在信眾的供養中,附身的神早已一去不回,但為了維持享樂的生活,便一再一再「表演」通靈這件事,卻因為演出精彩而信眾更多了。

我印象最深的通靈者是嘉義鄉下貧瘠的山區裡的一位牽亡魂老婆婆,羊腸小徑一路蜿蜒到荒涼的氣氛中,她獨坐在四合院的黃土屋,問了親人的姓名,燒香祈求後伏在桌面,每隔一陣子便說她從地府找到幾位同名的亡魂,逝世時幾歲,性別為何,哪裡人,一次一次越趨精確,最後猛然一抬頭聲調動作都與亡者相似,剎那間問事者再也掩不住長期的思念,尤其那些沒有見到最後一面的、沒有聽到最後遺言的,以及在長長久久的往後日子裡都不曾放下的,一個個泣不成聲,牽亡魂無法維持太久,短短幾分鐘便告退。

但我多年後上過演員表演課,再事後回想,那一次次的確認亡魂資料的過程彷彿如同演員在設定角色背景,性別、年齡、族群、區域,客家人或閩南人,如何過世,一步一步推演出這個角色該有的說話語氣、腔調與可能的行為動作,長久的思念與強烈的情緒早已淹沒當事人的理性,而人情之間的思念總是一樣的,很想你很愛你很捨不得你陰陽兩隔要好好保重好好照顧自己,短短幾分鐘不漏破綻。

是啊,嚴格來說,通靈分成三種,第三種稱為表演,而且佔了絕大多數。實際上任何一種算命方式想得到的都只是聯繫而已,一種我與未來的聯繫,證明自己仍然走在命定的道路上,以及通靈所要牽起的,一種我與已然失去的一去不回的感情的聯繫。

那是即使徒勞,也無法令人放棄的悲傷啊。

繼續閱讀:

  1. 【二月:算命】伊格言:命盤群星閃耀時►►►
  2. 【二月:算命】陳栢青:旁觀他人算命之樂趣►►►
  • 用Line傳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