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譯/姬健梅 在他四十五歲生日那一天,他前妻發了一則簡訊祝賀,儲蓄銀行寄來一張制式的賀卡。在公司裡,他的女主管送了他一盒從超市買來的巧克力。她問他寂不寂寞,對他說:「邁爾貝克先生,老是一個人是不行的呀!」邁爾貝克沒有回答。 完整文章
文/Sophie 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喜好是很主觀的,這只是我自己的感覺以及評論。 《梅岡城故事》並不是新書了,本書在1960年代就已出版,而且也獲得了普立茲文學獎。 這故事是藉由一個六歲小女生的眼睛來看事情,雖然一開始並沒有想像中的精彩,但是在平凡的生活中,我們也看到了在梅岡城的形形色色、每個人的隱私及他們的喜怒哀樂。 完整文章
文/新井一二三 【告知 こくち】 「告知」的語感跟「宣判」極其相似。所以,被醫生「告知」了,就很難不埋怨大夫的殘酷,雖然他只是履行例行公事,說出事實罷了。 用當代日語,說「告知」一般只會有一種內容:癌症。如果有人說「我父親被醫生告知了」,老先生得的肯定是癌症,而且很可能是末期的。 完整文章
文╱史蒂芬・席格;譯╱張家福 項打開手上的黑色卷宗。接下來一個小時,眾人開始討論C病房的四十位住院病人,從病情診斷、藥物處方一直討論到治療規畫。過程中一有需要,我和其他人便適時補充意見。 「今天的健走活動九點開始。」拉森說:「有人能陪我去嗎?」 「我OK。」帕蘭琪說:「不過我十一點要回來弄症狀處置。」 「要上學的今天有四個人。」凱特・亨利說:「教室那邊一樣十點來接人。」 完整文章
文/楊晴翔 最近她說,如果我確定要娶她, 希望先跟我簽下婚前協議書…… 律師事務所來函 律師您好: 我叫高富帥,有一位交往五年、感情不錯的女友,目前兩人已經論及婚嫁。最近也開始討論到婚後的一些安排。 父母親比較希望身為獨子的我能與他們同住,她則堅持兩人結婚後不要住在婆家。她說,如果要她接受跟我父母住在一起,則要求下面這些條件: ⒈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我們就是想讓一般人認為法律好親近啦,」楊貴智笑著說。 楊貴智是「法律白話文運動」網站的站長,也是個正牌律師。2014年318學運因「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定」而起,楊貴智找來鑽研國際法的朋友,在網路上寫「服貿科普文」,想趁機讓大眾認識相對冷僻的國際法。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