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人想讓東烏克蘭成為俄國的一省。這位女律師說:「基本人權在我們的國家並不存在,就連單純的法律都不再適用。」她說她的組織能做的就只是記錄這些罪行。她曾看見地窖牆上的血跡被洗去、遇害者的名單被銷毀,以及死刑判決書被燒掉。那些施暴者也知道違反人性的罪行沒有法定追訴期。總有一天會需要證據來了解過去。完整文章
文/犁客 「寫小說痛苦啊,那十個月,明天要寫的今天還沒想到,」唐福睿說,「在我寫最後一個字之前,我都不確定我能不能寫得完。」 唐福睿口中的小說,是拿下「鏡文學百萬影視小說大獎」的首獎作品《八尺門的辯護人》──「因為想拍成影視作品,所以本來寫的是劇本大綱,後來才改寫成長篇,」唐福睿說,「我先前沒寫過長篇小說,只練習寫過一些短篇故事而已。」 完整文章
文 / 栞 合夥事業失敗、家庭失和、酗酒,律師艾迪.弗林在《不能贏的辯護》初登場時,乍看簡直是個冷硬派探案裡的典型,頹喪失落又沒有未來,大概會是個陰鬱又晦暗的角色。然而開場便被黑手黨以女兒艾米的生命要脅,接下難度甚高的辯護案,任務是炸掉法庭裡的檢方證人,讓整個故事畫風一變,染上血腥的色彩,迫使他必須打起精神,也得想辦法應付眼前的難關。 完整文章
買書很爽、讀書很爽,藏書很多看起來超有氣勢也很爽──問題是藏書空間很難足夠,加上很少有人家大業大可以把藏書像圖書館那樣用大書櫃漂漂亮亮地展示出來,大多是把自己拚死拚活工作繳房租付房貸換來的生活空間當成倉庫,書本堆來疊去,哪天想找一本什麼都找不出來,這,很不爽。 完整文章
文/李茂生 痞子又出書了。這本書與以前寫的書有點不同。以前痞子寫了法律相關的書,例如討論刑法第三○九條公然侮辱罪定罪標準是如何荒唐的書(《失控的309》),或者也寫了與法律無多大關係而是討論男女感情、夫妻、家庭等哲理基礎的書(《外遇森林:律師的婚姻哲學》),不過這次不一樣了,他把多年來從事律師業務的所見所聞,重行整編成故事,然後一一娓娓道來,看起來就像是短篇小說集。不過這只是表面而已。 完整文章
文/鄧湘全 飛快地,同事們都知道虐童案可能要進事務所了。眾人七嘴八舌,你一言我一語。律師、助理、祕書、會計……,幾乎所有人都加入戰局,商量結論,共同指派有位方為人母的年輕女同事,請她當說客,準備來說服我拒接此案。不知是正義感使然,還是硬著頭皮,她帶著幾乎全體同仁一致的意見來找我,希望壞律師能迷途知返。 完整文章
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本書不是這幾年剛出版的新書。它初次出版的時間是1932年,將近九十年前,現在在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絕大多數(很可能是全部)當時都還沒出生。 但這本書也不是「早就出版但一直沒有被翻譯進來」的那種多年來與國內讀者緣慳一面的經典。它在二十世紀的七零年代就出版過繁體中文譯本,多年來還有過幾回不同版本。 可是這本書還是很值得在專講新上架電子書的【一週E書】裡,特別談談。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