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臥斧 【※原載於Medium】,經作者同意轉載 1990年5月12日,日本栃木縣足利市一個父親帶著女兒到一家柏青哥店打柏青哥,打到一半,發現女兒不見了;父親尋找之後報警,根據目擊者的證詞,穿著白衣紅裙的女童,可能在店外的停車場被一名男子帶走。隔天,女童的遺體在柏青哥店附近河濱被人發現,全身赤裸,衣物被扔在一旁,上頭沾有精液。經過鑑定,凶手的精液是B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這本書不是這幾年剛出版的新書。它初次出版的時間是1932年,將近九十年前,現在在閱讀這篇文章的讀者絕大多數(很可能是全部)當時都還沒出生。 但這本書也不是「早就出版但一直沒有被翻譯進來」的那種多年來與國內讀者緣慳一面的經典。它在二十世紀的七零年代就出版過繁體中文譯本,多年來還有過幾回不同版本。 可是這本書還是很值得在專講新上架電子書的【一週E書】裡,特別談談。 完整文章
文/張系國 呼回世界的蒙罕城是個小小的山城,和索倫城或海默城都很不同。擁有不斷生長銅像的第一大城索倫城座落在廣闊平原的中央,以翻轉的城市聞名宇宙的海默城則位處海邊。蒙罕城在回回大山的群山萬壑包圍中,只有狹窄山路和外界連接,交通非常不便,人口相對來說也很稀少,連同附近十七個村落總共還不滿萬人。這樣的小山城還名聲響亮,恐怕只有一個原因:蒙罕城是宇宙公認唯一完全屬於壞人的城市。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您的故事裡提到律師想要解除與當事人的委任關係,但法官不准;」邱顯智問,「法官可以這麼做嗎?」 邱顯智是國內知名人權律師,他說自己會成為走上這條路,是因為讀了張娟芬的《無彩青春》,「這本書寫蘇建和案,提到羅秉成律師,我讀的時候真的覺得,哇,我好仰慕這樣的人。」 完整文章
文、圖/吳明益 關當然知道多年以前,尋找雲豹的人們,累積動用了一千多台相機,在十六萬個工作天裡,拍攝了上百萬張照片,卻一隻雲豹也沒有拍到。一般來說,其他還有雲豹生存的國家,通常在一百到八百個工作天之間就可以拍到一張照片。這十架攝影機出自一種絕望的觀看。關的目的不是尋找雲豹,而是感受和小說裡的人物一樣的心情――如果阿豹後來也像他一樣上山的話,等於他們都在做一件徒勞的事。 完整文章
「我用一個故事來說明:大部分的專業作家可能會告訴你,開始寫作與重大事件有關,例如有一次搭飛機、遇上意外,墜機之後從飛機的殘骸中站起來,在那個剎那決定開始寫作。」費迪南.馮.席拉赫淺淺笑著,「不過我之所以開始寫作,純粹只是因為晚上睡不好、想找事做而已。這個說法沒那麼戲劇性,不過事實如此。」 完整文章
文/費迪南.馮.席拉赫;譯/姬健梅 在他四十五歲生日那一天,他前妻發了一則簡訊祝賀,儲蓄銀行寄來一張制式的賀卡。在公司裡,他的女主管送了他一盒從超市買來的巧克力。她問他寂不寂寞,對他說:「邁爾貝克先生,老是一個人是不行的呀!」邁爾貝克沒有回答。 完整文章
文/Sophie 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閱讀喜好是很主觀的,這只是我自己的感覺以及評論。 《梅岡城故事》並不是新書了,本書在1960年代就已出版,而且也獲得了普立茲文學獎。 這故事是藉由一個六歲小女生的眼睛來看事情,雖然一開始並沒有想像中的精彩,但是在平凡的生活中,我們也看到了在梅岡城的形形色色、每個人的隱私及他們的喜怒哀樂。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