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過,就會長出文學來」──專訪郭強生

文/犁客 「散文是一個真誠的生命體驗,」郭強生說,「小說不一樣。」 郭強生前幾年一連出版了三本散文,每本都私己、深刻,帶著一種持續前進直到人生某個時點猛地決定毅然回望的姿態。閱讀郭強生散文的同時,能清楚感受到極大的勇氣──將個人生命的離別、苦痛、黑暗及創口形諸文字向讀者坦承並非易事;但也總好奇,郭強…

在人間建立恐怖統治,只有一件事能讓這些酷行合理化:要不就是宗教,要不就是神。

文/吳明益 「別傻了,」祖穆魯德陰沉地說:「我們正在人間建立恐怖統治,只有一件事能夠讓這些酷行合理化:要不就是宗教,要不就是神。反正以某種神性實體為名,我們就能為所欲為,不管多殘酷,大部分下面的笨蛋硬著頭皮也會吞下去。」 在那本令我著迷得喘不過氣來的《午夜之子》裡,魯西迪是這樣描寫敘事者撒利姆「外公…

荒誕、嘲諷、可悲復可笑:這些喜劇都是真的!

文/熊婷惠 台灣讀者對唯‧蘇‧奈波爾(V.S. Naipaul)的名字應當不陌生,過去十幾年間,台灣翻譯了不少他的皇皇巨作,最近期為他的伊斯蘭國家行旅記事(《在信徒的國度(上)-伊斯蘭世界之旅》《在信徒的國度(下)-伊斯蘭世界之旅》與《信仰之外:重返非阿拉伯伊斯蘭世界》);稍早幾年則是以印度三部曲(…

一場選舉可以為一個人贏得的最大獎是什麼?──小地方的政治嘉年華

文/馮品佳 奈波爾的第二本小說《艾薇拉投票記》(1958)以一種嘉年華式的書寫,描繪千里達的小村莊第一次行使投票權的經歷。嘉年華式的書寫展現在小說的形式與內容上,眾聲喧譁,恰巧符合加勒比海的文化與社會背景。當時年僅二十餘歲的奈波爾,透過全知的第三人稱敘事者,運用黑色幽默的手法,嘲諷千里達在邁入後殖民…

倫敦城裡的唐吉訶德:一位退休老人的反叛

文/葉佳怡 《史東先生與他的騎士夥伴》是什麼樣的故事?是一座大城市中住著一名幽怨老男子的故事。 打從得了諾貝爾獎,奈波爾就成為讀者心中的後殖民寫作大家。就論述而言,後殖民代表了奈波爾在印度根源與英國生活間的衝突,但就生活與創作而言,那就是一種憂鬱。他反反覆覆在書寫中尋找、定位自己,而《史東先生與他的…

【看展零距離】對「自由」尊重與捍衛──台北國際書展與二二八和平日運動的三十週年

文/犁客 2017年2月13日,週一,晴,當年度台北國際書展的最後一天。中午時分,鄭南榕基金會與逗點文創結社,在主題廣場舉辦了《名單之外:你也是受害者之一?》新書發表會,這也是書展首日副總統陳建仁在獨立出版聯盟攤位購買的書籍。 《名單之外:你也是受害者之一?》談的是1947年二二八對整個台灣社會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