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敦.德勒根;譯/林敏雅 01 秋天快結束的某一天,刺蝟坐在窗前看著外面。 他很孤單,從來沒有動物來拜訪他。就算有誰碰巧經過他家,也都心想:啊,刺蝟不是住在這裡嗎?於是敲門。但這種時候,刺蝟不是在睡覺,就是猶豫老半天,等到他開門,人家已經走了。 完整文章
上週我跟我伴侶老王去萬華龍山寺,她先前生活變動來求過籤,現在大致底定,來跟神明報告進度,順便請教新問題。 傳統求籤的方式是提問題、擲筊跟神明確認問題、抽籤、擲茭跟神明確認籤,後面這次擲筊連續三個聖筊才算數,否則表示神不認同你抽到的籤,要重抽重擲。老王問了問題,抽了籤,擲了三個聖筊。於是照著籤上號碼去領籤詩。 結果籤詩不是很吉利。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哲學家其實不住在地球上啦;」奧斯卡.柏尼菲笑著說,「所以他們只能彼此對話。」 柏尼菲是哲學博士,不過談到哲學學者時常常語帶揶揄,直說學院讓哲學只屬於哲學家,而哲學家不懂如何對其他人說話。柏尼菲會這麼說,並不是看不起哲學,相反的,柏尼菲不但是哲學博士、寫作哲學書籍,2007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宣告兒童哲學在學校教育中的重要性時,柏尼菲就是教科文組織的顧問。 完整文章
文/漢斯.羅斯林 讓我的數據改變你的心智 我愛馬戲團。我愛看雜耍人員拋擲電鋸,愛看特技人員在鋼索上連翻十圈,這類場面簡直不可思議,讓人驚呼連連嘆為觀止。 我兒時的夢想是進馬戲團,但爸媽希望我實現他們未竟的夢,那就是接受良好教育,所以到頭來我進了醫學院。 完整文章
文/馮勃翰(臺灣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破解「獨立思考」的迷思 傳統上,我們總認為「獨立思考」是一件好事。如果你上網搜尋這四個字,可以找到一籮筐的文章在教人如何獨立思考。但是,斯洛曼和芬恩巴赫兩位認知科學專家想要告訴你:人,其實無法「獨立」思考! 完整文章
文╱厄凌.卡格(Erling Kagge) 無法藉由散步、爬山、出海遠離這世界時,我學會把世界關在門外。 學會這件事需要時間。唯有瞭解自己對寂靜有著根本的需求,才得以開啟我對寂靜的追尋。車流、思緒、音樂、機械、手機、鏟雪車,種種聲音爭相入耳,眾聲喧譁之下,寂靜就在那裡等著我。 完整文章
文/紀坪 颱風不但可能造成人們外出或工作的不便,有時候還可能侵襲到供電供水設備,導致停水停電。對於已經習慣文明生活的我們而言,沒有電就沒有電燈、沒有電扇、沒有電視、沒有電腦,連要滑個手機,都要擔心沒地方充電,民眾因此怨聲載道。 某次強颱來襲,造成大停電,一位中南部的村長家裡電話因此響個不停,村民無電可用,紛紛打電話抱怨。 村民:「村長啊,咱這裡到底還要多久才能有電啊?」 完整文章
文/紀坪 醫生的科別眾多,然而牙醫應該幾乎每個人都看過,因為就算牙齒再天生麗質,後天保養得再好,也免不了需定期清洗及檢查牙齒的健康狀況,但對不少人而言,看牙醫真的很可怕。 一次我到一家牙醫朋友開的診所看診時,半開玩笑的說:「看牙時,我們就像是俎上肉任你宰割,坐在受刑椅上,還要看著照下來的聖光,你有沒有覺得自己好像上帝一樣?」 完整文章
文╱約翰‧包威爾;譯╱柴婉玲 從學生到客服經理,幾乎人人都有興趣瞭解,背景音樂對於需要用腦的活動,到底是一種幫助還是阻礙。因此,有一批心理學家便針對我們的閱讀理解力、對剛剛讀過東西的記憶力,以及算數能力等方面探討了一番。到目前為止,這些研究結果仍完全「視情況而定」。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