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碎裂的美好:閱讀黃麗群《海邊的房間》

文/晚安貝拉 初次認識黃麗群的名字,是2019年出版的散文之作《我與貍奴不出門》。書才剛出版不到一週,幾個朋友已經早早完食,雙眼發亮地在聚會裡大聊特聊,實在耐不住好奇心,手刀購入、翻開書扉,從此成為了黃麗群的忠實粉絲。 當初閱讀《我與貍奴不出門》的驚艷,在《海邊的房間》裡以不同的形式再次出現,瑰麗細…

小時候做客最禁忌之一,就是不可開主人家的冰箱

文/黃麗群 農曆年前我媽換了新冰箱。雖然舊的那一座其實也還好,十數年如一日修長高冷玉面如銀,該凍肉時凍肉,該製冰時製冰,門沒關緊永遠忠實地響警告聲。燈泡甚至沒有壞過一次。只是我媽長期嫌它不得力,冷藏室裝一隻生雞一鍋燉肉就周轉不過來,胃口那樣地小,像一個節食的人,廚房裡最不需要的就是一個節食的人。我常…

中文漫畫首度出線,社會議題大爆發──2019Openbook好書獎

最受華文出版界矚目的年度盛事:2019Openbook好書獎於11月30日揭曉。從206部入圍決審名單的作品中,選出「年度好書.中文創作」、「年度好書.翻譯書」、「最佳童書暨青少年圖書」、「美好生活書」等四大類,共計40本好書。 本屆首度出現以漫畫形式得獎的中文創作,並有早逝的青年作家遺稿獲獎。社會…

人到一定年紀,要在不重複的情況下持續吐露並不容易

文/莊勝涵;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傍晚,藏身中山區巷弄的1+1 Together Republic咖啡廳燈光昏暗,相較起其他裝潢精緻的店家,此處散漫隨意,風格迥異的物件拼貼堆置,像一則信手拈來的散文。三隻店貓遊走其中,黃麗群對牠們各有辦法,她首先對那隻腳皮去了一塊、隔著塑膠頭套搆不著皮膚的…

一個人,吃好的菜,歷三十餘年,嘴就會壞

文/黃麗群 我媽經常說:「你這張嘴真壞。」在此,並非一般認知中口角銳利的意思──雖然說這方面我的嘴也的確是壞得不得了。不過她講的是一種神經質。例如夏日她料理絲瓜,清炒,略下蝦米,某天又吃,入口五秒,決定弱弱而有技巧地問一句:「這個蝦米,它包裝袋是不是沒關緊?」我媽頓一頓,問:「怎麼說。」「蝦米有點冰…

一個人走,如帝王的夢

文/黃麗群 春天時我去了日本,從東京走西北往金澤去。先看見千鳥之淵的吹雪,而後是兼六園與犀川的滿開,櫻花柔質,但性子也極烈,嬌養難測,因此這接近完美的倒帶其實不在預料之內,好像大神慈悲手指撥了一下沙漏,景片在最好時光段落沙沙地重捲,似乎是說旅人遠來一趟,不好意思讓他空手而歸。 為了便於搭乘新幹線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