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黃麗群 春天時我去了日本,從東京走西北往金澤去。先看見千鳥之淵的吹雪,而後是兼六園與犀川的滿開,櫻花柔質,但性子也極烈,嬌養難測,因此這接近完美的倒帶其實不在預料之內,好像大神慈悲手指撥了一下沙漏,景片在最好時光段落沙沙地重捲,似乎是說旅人遠來一趟,不好意思讓他空手而歸。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