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對自己常常很有信心──我們深知自己心靈內裡的小奸小惡,所以相信在某些情況下,我們會因為覺得事不關己、必須遵從命令,或者得要設法保命等等理由,將那些小奸小惡理所當然地表現出來,就算傷害別人也蠻不在乎。 雖然我們對這樣的自己很有信心,但卻有許多實證顯示,在那些我們認為會催化人性當中的惡念、堂而皇之表現出來的時機和場合,人類的作為並非如此。 完整文章
文/漢寧.貝克;譯/顏徽玲、林敏雅 我現在真的要走進一個政治地雷區了。身為神經生物學家,我實在不應該蹚這渾水,可是社會議題的討論有時需要實事求是的科學介入,否則會完全流於民粹主義的論戰。畢竟這事關一個棘手的問題:我們的智力到底有多少比例來自遺傳。 完整文章
文/漢寧.貝克;譯/顏徽玲、林敏雅 本章要談的是我最愛的腦迷思。如果要頒發「最受歡迎的腦迷思獎」,這則絕對是冠軍。你一定也聽說過我們只用了一○%的腦。換句話說,九○%的腦閒置在那裡,等著我們去用。想像一下,我們可以一下子將腦功能提高十倍耶! 完整文章
文/犁客 人生實難。很多時候,讀書是個尋求協助的好方法。 《從歷史的終結到民主的崩壞:法蘭西斯.福山講座》談目前世界政經局勢,切入角度特殊而且準確,分析方式獨到而且清楚。法蘭西斯.福山當年預言民主制度是人類社會的最終選擇,近年提出民主制度召喚出強人政治的麻煩;讀福山的論述,你彷彿就站在世界外面觀察世界,許多混沌,剎時清晰。 但也有可能不想讀太大部頭的著作。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