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珍‧麥高尼格 遊戲會牢牢占據人的注意力,這一點可說是惡名昭彰。玩家沉迷其中,渾然不覺時間,也完全無視周遭人事物。遊戲玩家的父母或伴侶時常抱怨,要把他們從遊戲中拉出來,簡直不可能。反過來想,這種引人入迷的特性,是否正解開注意力的秘密,讓我們更能掌控自己的注意力? 《冰雪世界》:比嗎啡更強大的止痛藥 完整文章
徐嘉澤的同志書寫,比其他同類型的寫作相比,多了一分寬慰的力量與包容的特質,長篇小說《秘河》就是典型作品。 《秘河》以一位大男孩的出櫃開場。因為房間裡散落四處的同志刊物被母親看到,而向母親承認同性性向,母親聞知,震驚、害怕、激動,淚水氾濫。他把大門一關,放棄溝通,決定「與其選擇被放逐,不如大家在此共滅。」他認為,一家人「要互相愛也該互相折磨,那才是真正甜蜜的負擔。」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