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方梓(作家) 原刊載於方梓Facebook,已獲授權轉載 賈寶玉說:女兒是水作的骨肉。也有人說紅顏禍水;紅顏無端,禍水是衝著男人來的。平路的《黑水》從水做的女兒到黑水的女人,細針剔出女人幽黯的心流出烏鬰之水。 從一個年幼失怙的小女孩,在物質與愛欲誘惑任憑「叔叔」性侵,逐年封鎖青春陽光之心,戀父情愫卻幽然滋長。利與欲讓青春的咖啡店女孩接受有加齡臭的老男人,加齡臭也許是父親的味道。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