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者舉手】母語裡的那些辭彙,總能最精準地傳達感情

文/Sunline 與父母自小是使用台語為溝通語言,說著那些日常用語、情緒表達,即使上了小學被學校規定「上學不能說台語」,我依然使用這個語言一直到了成為北漂青年,開始變成一個去到哪裡都沒有人要跟我說台語的異鄉人,只偶爾在辦公室跟同事玩起「我們今天都要說台語,誰說國語誰就輸」的遊戲,才發現隨著時間的流…

【朱家安不要偷懶了】打筆戰時,你有證明你的前提的前提的前提嗎?

你可能沒發現,但其實你每天都在用論證(argument)跟別人溝通。例如: 小望:為什麼要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你:因為校規這樣規定。 雖然你只講了一句簡短回答,但在理解討論脈絡的人腦裡,它其實代表了這樣的論證: 學生應該遵守校規。 校規規定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學生應該要穿制服才能進校門。 當然,小望…

平庸之惡、旁觀之惡,我們都可能成為其中一份子

文/喬爾.丁斯戴爾 大屠殺說到底,就是個英雄太少、加害者與受害者卻多不勝數的故事。 ──克里斯多佛.布朗尼(Christopher Browning),《普通人》(Ordinary Man),一九九八年 一九六○年五月十一日,以假名瑞卡多.克萊門一直潛逃在外的蓋世太保猶太人事務部門首長阿道夫.艾希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