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林于昉 夏天,是望海的季節。海洋是萬般可能的載體,為台灣迎來半個地球之外的殖民勢力,也把我們摯愛的子弟送往他鄉異國拚搏。孤島小民默默吞納著因海而生,無數可喜或可悲的意外,包括台灣史上最為悲壯的一宗海難:高千穗丸沉船事件,也以不可說、不知道怎麼說,繼而似乎很難再說的姿態,被隱微記憶著。 高千穗丸 華麗的「日台航線」客輪 完整文章
文/孫武宏 石蓋下的墓穴黑壓壓一片,教授手執手電筒照了下去,一個醒目的人形突然出現眼簾,那人形一動也不動地坐在約四尺深的墓穴中,仔細一看,那人形臉上掛著一張道士常用的黃色長條符咒,符咒上紅色字跡畫著奇怪圖樣,那符咒許是潮溼緣故,緊黏在那人臉上。除臉之外那人全身上下纏滿了白而泛黃的布條,詭怪的模樣,看在昇耀眼裡,不禁就讓他想到埃及的木乃伊。 完整文章
我自己的人生,總是在失控中尋找出路。 既然如此,為什麼要剝奪孩子探索的機會呢? 他們成長的過程中,我沒有教他們什麼,我只是陪伴著, 讓他們在過程中體驗人生,學習如何做選擇。──小野 說到小野,很多人一定對他念念不忘!無論是暢銷作家、知名編劇、電視台總經理或是社會運動的先行者,他總是滿懷熱血,卻又不脫那一身的溫文儒雅。但身為爸爸的小野,私底下又是怎樣的面貌呢? 1951 年 10 月 30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wikipedia 文/東年 淡水捷運紅樹林站,以海濱植物水筆仔所屬紅樹科命名;這種海濱植物,本島還有五十科百餘種。初春一天,我開車路過;建了許多高樓大廈那裡路旁乾淨整齊,河岸洋紫荊成排繽紛花開,對面人行道旁臺灣小葉欖仁也在一層層枝幹上漫天新發嫩葉。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