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群星編輯室 「我應該要或者永遠不要越過山峰呢?岩牆會成為我的牢籠和墳墓嗎?──直到我纏上裹屍布躺在你的腳下? 離開,我要離開,我要離得遠遠地。在這兒我每天都在下沉,儘管我的靈魂選擇了最高尚的方式,就讓它自由飛翔吧。若不行,撞擊牆壁並且死亡吧。 我知道,我曾經應該動身遠行越過山峰。」 ──完整文章
1918年6月,《新青年》推出「易卜生專號」,胡適撰寫長文《易卜生主義》,引介易卜生給讀者認識。(雖然早在1908年,鲁迅便以文言文寫過〈摩羅詩力說〉、〈文化偏至論〉推介伊孛生(易卜生)和《國民公敵》,但文字艱澀,影響不大。)胡適說:「易卜生的長處,只在他肯說老實話,只在他能把社會種種腐敗齷齪的實在情形寫出來,叫大家仔細看。他並不是愛說社會的壞處,他只是不得不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