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KURUMA 兩人坐在老人床邊,一時沉默了下來,林邑帆邊喝著奶茶邊觀察著急診室裡的人們,雨禾則握著鐵罐看著床上的爺爺。這一連串折騰下來,時間已經是深夜將近兩點,早前哄鬧的急診也安靜了下來,門外的雨聲原本稍停後,又變大了起來。 林邑帆想叫雨禾睡一下,又明白第一次經歷這些的少年必定睡不著,想了想,還是開口問,「你爸爸……常那樣?」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