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
文/史比野塔 2018年年中,紅氣球書屋出版了本小刊物《ㄏㄧㄠˇ日子》。薄薄的紙上印著小學生作者的作品,每本定價10元。擺在書店裡很難不抓住客人目光,就像紅氣球書屋開在沒什麼書店、電影院的恆春古鎮上。書店主人木木與德慧試圖撕下小鎮「文化沙漠」的標籤,將他們熱愛的閱讀帶入居民的日常。 完整文章
文/陳彥明(文字工作者) 「閱讀好好玩,但怎麼玩?」倘若你對圖書館與書店的活動印象,還停留在辦辦講座、說說故事、開開書展,那麼你就太小看自己與孩子的閱讀力,以及這些圖書空間的主辦能力了! 完整文章
文╱Elaine Sciolino;譯╱趙睿音 在法國,有兩樣東西不能丟: 麵包和書。 ──伯納德.菲克索(Bernard Fixot),法國出版人 每個月的第三個星期日,有一群退休人士會佔領殉道者街的一角,這是「生生不息」(Circul’Livre)的時間,這個志願組織致力於保護書籍,志工把書本依主題分類,陳設在開放式的箱子中。 完整文章
文/蔡瑞珊 我是一個沒有名氣的新銳作家,默默無聞,作品初試啼聲,仍有待考驗。因此,我願意自己出講者費和交通費,只要大家願意找我去分享我的新書《我會自由,像青鳥一樣》,只要可以讓我賣書!我想要徹底的、用心地完成一次書本的巡迴講座,也當作未來任何作家的巡迴路徑。 完整文章
文/川島蓉子、增田宗昭 增田:那來講點有趣的事吧。「代官山蔦屋書店」除了面向舊山手路以外,在三棟建築物之間,還有幾條散步小徑。其中一條,可以穿到另一側,我們幫它取了個名字「花園小路」,意義類似「神社參道」。 川島:為什麼是參道? 完整文章
編譯/黃彥霖 2017年3月初,一本樣貌怪異的小說集突然出現在英國與美國的書店與Amazon網頁上,等著全世界的讀者把它放進購物車裡。 它的封面看起來像是製作過程粗糙的盜版書,或是從1970年穿越時空而來的老舊漫畫:穿著軍服和學生制服的人們正對著畫面以外看不到的地方高聲歡呼,個個笑容滿溢,像一群幸福的複製品。封面畫作從正中間被撕開一道裂口,露出了底下的書名——《指控》(The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