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銀色快手 我本來就是個很愛聊天的人,從學生時代開始便是如此,常會有人向我傾吐他的心事,我也很樂意聽對方說些什麼,有時候一聊就是一個下午,或徹夜促膝長談。如果沒有遇到緊急的事得馬上去做,我幾乎是來者不拒,與其說是聊天,我更喜歡陪伴對方的這種感覺,或許是我容易感到寂寞,聊天的時光不會覺得自己是孤單的,這樣很好。 沒有人是真正的孤島。 完整文章
編譯/愛麗絲 武漢肺炎全球肆虐,除了旅遊觀光、航空業首當其衝,出版書市也大受影響。 原訂上半年舉辦的倫敦、萊比錫、巴黎、阿布達比書展、義大利波隆那兒童書展等,皆已宣布取消,原訂四月的洛杉磯時報書展延後至十月;許多文學相關實體活動如雪梨作家節、牛津文學節等接連取消;每年八月蘇格蘭舉行的愛丁堡國際圖書節也已確認取消。 完整文章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後自然、後身體、後人類」,是中興大學林建光老師為這本書所寫的解說的標題。 這部在一個具有意義的年份——1984年出版的作品(不得不聯想到喬治.歐威爾的《一九八四》,甚或村上春樹的《1Q84》)以先驅性的故事與人物及場景設定,描繪一個喪失上線能力的「網際空間牛仔」凱斯,經過修整過受僱於某神秘跨國資本集團進行某項任務的冒險歷程。 完整文章
文/犁客 如果你在出版業工作,那麼可能常常會看書店通路的暢銷榜,畢竟大家都在意自己做的書能不能獲得讀者青睞;如果你不在出版業工作,那麼可能有時會看書店通路的暢銷榜,畢竟那是個特定時間區段中最流行的書籍列表,看看可以讓自己對最近出了什麼書有點概念。 不過,暢銷榜其實別具意義。 完整文章
文/隱匿 我想我會甘心過這樣的日子 有一間書店,緊臨著河岸邊 我為祂,守候著時間 守候每個季節的水鳥 守候泥穴裡沉睡的蟹 我時時勤拂拭,偶爾也縱容 比如說,一隻牆腳上睏著的蜘蛛 一片遭晚霞燒紅的落葉 有人在咖啡桌旁讀著一本書 有人情不自禁地寫下了一首詩 有黃槿花的鐘聲輕輕地響起 在祂的耳邊 有人潮以及浪潮搔癢地舔過 祂腳下的土地 祂只有四十歲,然而 祂已經和宇宙一樣老了 完整文章
文/劉芷妤 歷年出版經紀與版權人才研習營都是深受各出版社編輯、版權人期待的一期一會,可以在台灣就認識來自世界各地的出版人,暢談各國文化、書市的差異,這是在兵荒馬亂的各國書展都難以做到的。 2018第六屆版權營,同樣邀來世界各地的出版人,他們有的是成功將手中的故事賣到全世界的版權代理,有的是買下台灣好書的外國編輯,他們聚在一起,究竟都聊什麼呢? 完整文章
《星期五的書店》是足以吸引愛書人閱讀之書,因為設定的書店太過迷人,迷人之處並非美美的裝潢或濃濃的藝文氣息,也不是選書精準獨特,(「很普通的書店,毫無特別之處。」主述者倉井史彌初見書店時如此說。)而是地點與形態太特殊了。 書店位於火車站月台的天橋下,再加上這個傳說,在網路上流傳:「聽說去北關某間小車站的書店,就能找到想看的書。」更增添書店的神秘與神奇色彩。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