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庸之惡、旁觀之惡,我們都可能成為其中一份子

文/喬爾.丁斯戴爾 大屠殺說到底,就是個英雄太少、加害者與受害者卻多不勝數的故事。 ──克里斯多佛.布朗尼(Christopher Browning),《普通人》(Ordinary Man),一九九八年 一九六○年五月十一日,以假名瑞卡多.克萊門一直潛逃在外的蓋世太保猶太人事務部門首長阿道夫.艾希曼…

城市的工作從來不是平均分配 奴隸制其實存留得比你想像中更久

文/費南多.薩巴特(Fernando Savater) 譯/魏然 我的一位朋友經常說,勞動是一件壞事,一件令人討厭的事,他舉出了一個無法辯駁的證據,那就是必須付報酬,人們才去勞動。這倒提醒了我如何才能區分勞動和其他令人愉快的工作(比如遊戲和藝術):有些事情我們不是出於勉強絕不會去做,這些事情才稱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