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典也青春】我存在,我探問 ——朱嘉漢談費爾南多.佩索亞的《不安之書》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年輕時曾隨身攜帶陪伴我三、四年的時報版《惶然錄》,於2019年由野人出版以完整版面世。厚重的份量乘載了詩人及散文作者佩索亞七十多個「異名者」的情感和所思所想,情感來自於對自身處境及命運的探索、自然變化與外界的觀察體悟,思想則是關於生命經驗與課題,如孤獨、…

【經典也青春】我覺醒,我批判,我反抗——朱嘉漢談赫伯特.馬庫色的《單向度的人》

文/陳蕙慧 本文原載於作者臉書,經同意後轉載 我向嘉漢及聽眾們坦承,《單向度的人》是近年來少數重新喚起我內在的激動與熱血的書,我甚至坐不住。尤其本書共三部的第一部第三章〈不幸意識的征服:壓抑性的反昇華〉談文學與藝術存在的必要性與危機,更是深有所感。由於社會角色、個人經濟考量或已內化的目標導向,若非從…

愛的本質,其實就是學習。

文/小說家朱嘉漢 儘管「得了諾貝爾文學獎後,很難再有好作品」一說,已經是被多次證偽的魔咒,然而我們不免好奇,在二○一七年獲得諾貝爾文學獎後的石黑一雄,首度出手的長篇《克拉拉與太陽》是否功力仍在? 我猜想,作為石黑一雄的讀者,關於這點實在毋須多慮。 如同作者自陳,這回的新作《克拉拉與太陽》介於《長日將…

小說的四位主人翁,就有三位耳熟能詳的「文青大神」

文/駱以軍 大約就在那兩年,朱嘉漢與童偉格,在公館的「胡思書店」有一場關於文學的對談。那是一場光電迸飛的文學高端會談,童偉格不足奇也,他本就是台灣未來小說的星際戰艦。那時《童話故事》還沒展開,但《西北雨》已鍊成,事實上他把台灣小說的可能性拉高了一個維度。但朱嘉漢何人也?那次對談驚動武林,許多年輕一輩…

如果沒有使用外國語,我可能沒有辦法寫小說。

文/朱耘廷;人物攝影/增田捺冶 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無用之用也―― 莊子     共同體必然發生在布朗肖所謂的無用(désœuvrement)之中。無用指的是,在作品的這或那兒,那種離開作品的東西,那種不再同生產或完成打交道,而是遭受到中斷、破碎和懸擱的東西。――尚–呂克.儂西 讀者是被如此告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