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薰梔 代表台灣的「梅」與象徵日本的「櫻」,在日本相遇,卻因著緣分,在原屬於對方的土地上落地、生根。這是一個久違重逢的故事,某個有限的夏日裡,來自台灣的林妤梅見到了已成為台灣媳婦的淺羽實櫻,極短暫的這個夏日,成了永恆。 完整文章
被疫情從2020年推遲到20201年的東京奧運,讓很多人對在日本奮戰的「台灣之光」留下深刻印象,不過,同樣在2001年8月,台灣人李琴峰以日語寫作,在日本拿下重要的文學獎項「芥川賞」,而這個相對靜態的台灣之光,背後的辛苦奮鬥並沒有比較少。李琴峰的得獎作品雖然還沒中譯,但她在台灣出版的前兩部作品,馬上衝進熱門榜──國家、文化、語言、性別,李琴峰的作品淡然自處,但有廣泛的議題關注。 完整文章
文/胡靖;人物攝影/吳翛 Wu René 2017年以小說《獨舞》獲得日本群像新人文學獎的李琴峰,去年於日本出版單行本後,再度投入翻譯工作,將原來以日文書寫而成的作品親自譯寫為中文,今年一月底於臺灣出版。此次她時隔兩年從日本返臺,為的就是帶著中文版本與讀者見面。 在語言的包覆裡剖露自己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