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立峰讀古文撞到鄉民】有人數三百、有人刷一萬!?──詩人都花多少錢喝酒?

由於本魯是個酒量頗差的蛇蛇一條,平時沒喝酒的能耐,但對酒價還算了解,像易開罐的台啤、海尼根只要幾十塊就有了;如果買潘多拉或Costco的紅酒大概兩三百塊,超商買的小瓶威士忌也差不多;至於XO或高級紅酒的價位那就是另一個檔次,貧窮限制了我的想像力,我真的沒消費過。 至於古代的酒價多貴呢?雖然這種軼事在…

宋朝元宵節:偷別人家的燈沒事,吃蝌蚪羹是流行?

文/李開周 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皇帝帶著太子、嬪妃和太監、宮女登上宣德樓,親自觀賞潘樓街的棘盆燈和御街的菩薩燈。 在宣德樓的下面,在潘樓街的北側,在棘盆燈的對面,臨街建有幾十座看臺,看臺上坐著宰相、副相、樞密使、六部尚書以及他們的家眷。皇帝在宣德樓上觀燈,這些大臣在樓下看臺上觀燈。 低級官員和黎民百姓…

宋朝茶人的職人本色──茶上作畫全憑真本事

文/李開周 現代有些拉花大師可以在拿鐵咖啡以及抹茶拿鐵上作畫,宋朝茶人也有這個本事。 圖說:現代分茶表演通常是用竹枝蘸上濃稠的茶泥,在茶湯表層的泡沫上勾畫圖案 宋初大臣陶轂在《清異錄》中寫道:「茶至唐始盛,近世有下湯運匕,別施妙訣,使湯紋水脈成物象者,禽獸蟲魚花草之屬,纖細如畫,但須臾即散滅,此茶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