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曾文誠 我穿著五號球衣上投手丘開球,媒體問我為什麼選這個號碼? 我直接說:「因為呂文生總教練。」 二○一二年二月十五日 那天和呂文生訪談,他選擇了一家日本料理店,他說以前統一拿冠軍都在這裡慶功,但他沒有多著墨以前的風光,而是等著我發問,他知道我想問什麼。 二○一二年二月十五日那天,究竟怎麼回事? 如果只能選一天,在生命最難忘的日子,呂文生想都不用想,會把二月十五日這一天挑出來。 完整文章
文/愛麗絲 「覺得他們打棒球從來沒贏過,那又怎麼樣呢?」曾文誠喜歡《花生漫畫》(Peanuts)裡的角色,收藏一整櫃的史努比(Snoopy)馬克杯、手機桌布是蹭著小毯子的奈勒斯(Linus),最喜歡的角色查理布朗(Charlie 完整文章
文/犁客 「賽季裡頭,一週要打四到五場、一天練習,所以有六天在工作。」周思齊算著,「早上我有私人的體能訓練課程,然後吃午飯,到球場練習──如果是主場就要提早開始,然後把時間空下來給客隊練習,趁那段空檔去吃飯、開賽前會議,再來就比賽了,平日六點半開賽,假日五點零五。」 周思齊是知名職棒選手,工作行程聽起來倒有點像平凡上班族──或許,許多職業運動員在學生時期就已經在過這樣的日子。 完整文章
文/田路和也;譯/周若珍 將徹底思考後的戰略與戰術轉為行動,累積能夠達到預期成果的「有付出必有收穫」成功經驗,是非常重要的過程。 因為這個有付出必有收穫的過程,證明了你的戰略和戰術有效且重現性很高,可以增加你的自信。 鈴木一朗曾說過: 「問題在於『如何打出安打』。假如只是碰巧打出安打,那根本不算什麼。」「我並不是天才,因為我可以說明我為什麼打得出安打。」 完整文章
上一篇:►►一本小書展開的棒球夢──兼敘永遠的強打者楊清瓏(上) 早期的中學球隊,屏東美和、台北華興是宿敵,是一時瑜亮。我不喜歡華興,除了不支持北部球隊,還有一個原因,華興創辦人聽說是蔣宋美齡。華興吸收少棒冠軍隊員就讀,金龍、七虎少棒小國手,後來進了華興,落敗的金龍,則轉入美和。 完整文章
一本書往往展開一個世界,一個屬於自己的世界,而且愈是年少,這世界愈大。 小學五年級時,家裡出現一本書,我隨手翻閱,這一讀,竟開發了日後多年的興趣,自此我心裡的棒球熱持續發光,棒球夢持續編造,不願醒,不想散,算算已經快要半世紀了。 完整文章
文/瞿欣怡 反正我從小愛衝撞,既然有自由球員制,就應該徹底落實 瞿欣怡:你為什麼堅持挑戰成為台灣第一個轉隊成功的自由球員?那很有可能會讓你被冷凍,你不害怕嗎? 林智勝:台灣棒球的制度要改變,我的一輩子都給了棒球,不應該因為害怕,就屈服於體制。反正我從小就愛衝撞,既然有自由球員制,就應該要徹底落實。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