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犁客 韓國作家的作品出現在國內書市其實已經好多年了,不過近幾年才比較明顯受到國內讀者重視;有些作品是很議題性的,例如真實事件改變、與校內集體性侵案件有關的《熔爐》、一樣由真實事件改編、與世越號沉船事件有關的《謊言》,或者在譯成英文、進入西方書市後大放異彩的《素食者》。 完整文章
文/金英夏;譯/盧鴻金 我最後一次殺人已是在二十五年前,不,是二十六年前吧?反正就約莫是那時候的事。直到那時為止,促使我去殺人的原因並非人們經常想到的殺人的衝動、變態性慾等這些東西,而是「惋惜」、還可以成就更完美快感的希望。在埋下死者的時候,我總是重複說著: 下次一定可以做得更好。 我之所以停止殺人,正是那點希望消失所致。 *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