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華文朗讀節】楊景翔、陳仕瑛:把最適當的字/人,擺在最適當的位置

文/史比野塔 想像一下每天的日常:出門、搭捷運、進公司、打電腦,用餐之後再打電腦,然後搭捷運回家。原本也該如此的今日,突然從捷運站走到公司的路上,撞見一隻母雞。你停下來開始思考,雞是從哪裡來?又要到哪裡去?現在我該做些什麼? 這就是生活戲劇化的瞬間:發生一件不在預期內的事件,中斷原本的模式,進而觸發…

【評書青鳥】新古典主義的創新:余光中

側記/Mitty Wu 有感於冷戰年代的詩人們洛夫、余光中、周夢蝶、商禽等人相繼去世,一個美好的時代似乎就要過去,當下也是一個回首與前瞻的時刻。 台灣現代詩從前衛到成熟,誠如楊牧所說,五四以來,詩人雖然接受白話文爲媒介,但許多一流的新詩人不但接納傳統文言的句法和韻味,甚至還能自然地轉化傳統文言的修辭…

【評書青鳥】詩魔洛夫的秘密武器

側記/Mitty Wu 有感於冷戰年代的詩人們洛夫、余光中、周夢蝶、商禽等人相繼去世,一個美好的時代似乎就要過去,當下也是一個回首與前瞻的時刻。 台灣現代詩從前衛到成熟,誠如楊牧所說,五四以來,詩人雖然接受白話文爲媒介,但許多一流的新詩人不但接納傳統文言的句法和韻味,甚至還能自然地轉化傳統文言的修辭…

他習慣在沙灘上寫信

文╱洛夫 〈終歸無答〉 他習慣在沙灘上寫信 有些話被夕陽帶走 有些話被潮水沖走 寄居蟹路過時 又草草地 添了兩句 一只空罐頭 獨自唱了一下午 天地悠悠 水姓什麼? 海,沉下去又躍了起來 終歸無答 它再次沉了下去 ※ 本文摘自《禪魔共舞》,立即前往試讀►►►

那時的政大書城,如一座日夜旋轉的唱盤

文/楊佳嫻 大學四年,我的蹺課時光,多半在圖書館或者政大書城度過。 那時候的政大書城很小,和男女理髮部一起分享側門進來一幢小建築的一樓,書架很擁擠,按出版社排列,因此,什麼出版社是什麼顏色書背與字體,一目瞭然。書櫃旁印有打折表,喜歡文學的人,洪範、爾雅、九歌、麥田、時報、遠流,桂冠,都是七五折,精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