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低估了「流言」的重要性

文/強納森.海德;譯/李靜瑤 之前我曾說過,人們對付忘恩負義的傢伙,會先打到他滿地找牙再說,但我漏掉了一個條件。一般而言,在開始修理這些忘恩負義的傢伙時,我們可能會先私底下講對方的壞話,把他的名聲搞臭。在別人背後說長道短,是人類得以建立超群居社會的另一關鍵因素,這大概也是為什麼我們會有一個這麼大的腦…

【讀者舉手】美好生活是層糖衣,底下有那麼多層次不同的邪惡

文/jrue原載於「分享書」,經作者同意轉載 從《丈夫的祕密》到《小謊言》,只要是讀過這位澳洲作家創作的讀者,應該很難不被其作品蘊含的豐富閱讀樂趣給深深著迷,就像《小謊言》中某位角色驚覺的「世上有這麼多層次不同的邪惡」,黎安.莫瑞亞蒂小說裡的「惡」不用靠部分懸疑犯罪題材所訴諸的辛辣主題或感官手法來營…

【專題:惡意】陳栢青:流言的正確結構

文/陳栢青 忽然之間,我就進不去了。 跨年夜比結夥,比人多,聚的樓要高,望的景要遠。就要密,針插不進那種,只有半空煙花能散便散。在看得見一零一的餐廳落地窗前,11:59,人群在地上如沸如騰,高樓餐廳之上,研究室的同學推開椅子跟著站起來,酒杯舉高,手跟著揮,嘴開了,數字剩下個位數,想跟著喊,10,9,…

【讀者舉手】流言如鏡──奧田英朗《傳聞中的女人》

文/翁稷安 奧田英朗一向擅長描繪生活,他的故事有時即便怪誕嘲謔,但都不脫平淡日常的所見所聞,以及隱藏於其中的人性片段。 這些片段最初多半無關善惡,僅是每個人單純、直覺的需要或習慣,微不足道,如同呼吸必產生二氧化碳一樣,是生存的必然;可是在不斷堆疊積累之後,最終往往造成出人意外的結局。也許結果並不見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