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楊宗翰(《空屋筆記:免費的自由》作者) 剛認識庭荷的時候,她剛從澳洲回來,還是個懵懵懂懂卻充滿傻勁的大學生,正在思索著接下來的人生該往哪走。她很想推廣環境友善的生活,卻不太清楚自己到底能做些什麼。 不久之後,這女孩背著大背包隻身一人搭便車前往台北,在背包客棧裡面打工換宿,然後還在門口成立了一個免費商店。 完整文章
文/瞇 投票的比喻 「你把票投給那個不可能選上的人,他的知名度那麼低,沒人認識他,又沒有強力背景做靠山,把票投給他根本就是浪費。」 「嗯,很有可能會浪費掉。不過,投票就像料理東西軍那樣,票數多的那方就可以吃到主廚料理,票數少的那一方就是全輸什麼也吃不到……」 「對呀,我的意思就是那樣,你把票投給不可能選上的人就是全輸什麼也吃不到……」 完整文章
文/KE-CHEN 每位幼兒認識世界的第一個方式就是用手抓取東西往嘴巴塞。若說我們是用嘴巴來認識世界也不為過。 對於「吃」這件事情,就是簡單的二分法:「可以吃」或「不可以吃」。隨著年紀增長變成「我肚子餓了,我想吃東西」、「我飽了,我吃不下」,進階一點就是「好吃」與「不好吃」。這很特別嗎? 一點都不特別。所以「吃」很重要嗎? 在翻閱本書之前,思考以下兩件事情: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