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想談談徐子陵,因為對我來說,徐子陵是讓我喜歡黃易武俠中一個至關重要的存在,甚至是最重要的角色。或許正是因為徐子陵,《大唐雙龍傳》才這麼好看。某個角度而言,《大唐雙龍傳》的鬥爭表面上是寇仲對抗李世民,背後是宋缺對抗李閥、寧道奇或慈航靜齋;而暗地裡進行著石之軒與婠婠的死鬥,但無論哪個層面的鬥爭,徐子陵,永遠都在風暴的中間。完整文章
很難想像沒有黃易,武俠世界將會變得怎麼樣。 是的,金庸依然是地位崇隆,後人難以仰望的一代宗師;古龍依舊豪情萬丈,依舊充滿寂寞、蕭索與遺憾;溫瑞安依然難以捉摸,續集依然讓人望眼欲穿,這些風景確實不會改變。 完整文章
  詩意到底是什麼呢?每位詩人乃至於願意對此一人生根本問題(是的,關於詩意的問題其實在我看來是非常人生的,一旦認識了詩意與詩,生命的種種就有了深沉感就有了宛如飛翔的可能),都有五花八門千奇百怪的說解與談論,甚至於可以說他們所寫下的所說過的從來都只是對詩是什麼的回應(長久而連綿不斷的)。波赫士/Jorge Luis Borges也曾這麼說:「……我引用了一句聖.奧古斯丁(Saint 完整文章
  說黃易是玄幻小說(包含同屬一脈、可說系出玄幻的修真小說、穿越小說、仙俠小說)的開派祖師爺,大概不是什麼過度誇張的說法。玄幻不是黃易的,畢竟繼承者群起,各有各的演繹;但黃易確實是玄幻的,而且是他領起了此一方興未艾風騷、至今仍舊在市場上佔有一席暢銷位置的幻想系統新血脈。《迷失的永恆》標誌玄幻小說名義出版的1991,應可視為玄幻元年。 完整文章
  在黃易最暢銷、充滿各式痛快閱讀娛樂感的名著《大唐雙龍傳》結尾,反派高手、亦堪稱徐子陵與寇仲最強敵人的邪王石之軒來到其妻碧秀心墓前感嘆至極的說了一段在盡頭處澈悟的話:「……秀心啊,還記得當年我問你『天下無心外之物,如此花樹在深山中自開自落,於我心亦何相關?』你答我道:『你未看此花時,此花與汝心同歸於寂;你來看此花時,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完整文章
就如同每個看武俠、不看武俠的人都知道的:最為人所熟知的武俠四大家金庸、古龍、黃易、溫瑞安,大多來自香港。然而這幾年來竄起的武俠小說新秀,如沈默、高普、施達樂等人,則多由台灣出身,並且在武俠小說的傳統印象殺出一條血路,以各種創新的形式重塑武俠小說。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