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陳冠良 無論《呼蘭河傳》或《生死場》裡諸篇,蕭紅的人物恆常是模糊的,沒有細緻的輪廓,誇大的線條。一款形象,一種典型幾乎是一貫的形式手法。所以,在她的凝視下,眾生平等,萬物同運。苦難的降臨不特意挑揀誰,也不一定奮鬥努力便是圓滿的保證。命途多舛的她,理解生之艱鉅所以從不矯飾偏袒;也因著親身馱負才學會了脆弱難免但堅毅之必須。 完整文章
※施寄青最後手稿《夢迴南詔》,2015/08/19 預購、08/26 正式出版! 文/群星文化執行副總編輯 李清瑞 自從施寄青老師的《當頭棒喝》、《續.當頭棒喝》出版之後,辦公室常會接到熱情的讀者朋友來電,其中有幾通電話都先後表明要團購這兩本作品。 完整文章
文/口羊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Sharon & Nikki McCutcheon 2001年,王德威曾說:「臺灣的小說界潮起潮落,這幾年頗有一番新氣象。在一片眾聲喧嘩中,有些持續創作、質量均佳的作者,卻似乎未受到應有的重視。郭箏是其中之一。」2015年,在夏夜的紀州庵駐館作家講座中,魚頭傅月庵與作家房慧真也以被忽略的作家為題,暢談郭箏其人其文其事。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RLEY 最近某出版社出清庫存,其中有一套百科圖鑑對半砍到五折,身為知識蒐集狂的我,一傢伙買了好幾本,想放在桌邊當作參考書籍。 身為一名創作者,手邊或多或少都會有些參考資料,我這個人又喜歡掉書袋,寫一部作品參考十來本書往往跑不了,再加上幾本必備的工具書,置物架經常堆得老高。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uclu photosoc 西元1994年,黃師的《尋秦記》正式出版,一推出就轟動港台兩地,開創了一門如今已是顯學的穿越古裝劇。 其實穿越類劇情並非黃師首創,早在十九世紀馬克吐溫就曾經寫過,1980年也有一部愛情電影《似曾相識》(改編自小說,男主角是超人克里斯多福李維),講的都是回到過去的奇妙故事。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Paul Mannix 黃師的名作《大唐雙龍傳》,向有新世紀武俠小說泰山北斗之美稱,全書磅礡近五百萬字,光是重量就足以引發出一場小規模地震。 之所以叫大唐雙龍,指的是兩名揚州小混混傳奇的發跡歷程,兩名主角因緣際會,捲入道家寶典《長生訣》之爭奪,後由羅剎女口中得知「楊公寶庫」秘辛,且躲且逃且練功,從此命運為之翻轉。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Toshiyuki IMAI 這不是一篇歌功頌德的文章,慎入。 先在這裡數一筆帳,黃師出版的書冊數之多、字量之龐大,在華文紙本作家中肯定名列三甲,如果不計非武俠類的書,我概算過一下,加一加約有一千兩百萬字。 如果去除比較獨立不屬於魔道體系的《尋秦記》與《雲夢城之謎》,剩餘的字數大約是一千萬字(包含最新出品的《日月當空》,約一百餘萬字)。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Republic of Korea 黃師早年發跡於博益出版社,作品大多是單本完結、要不就是兩本或三本(《荊楚爭雄記》與《破碎虛空》),字數不超過十八萬字。 之後作品推介到台灣,最早是與皇冠出版社合作,這點博益應扮演了居中牽線的角色,長年經營倪匡科幻的皇冠,顯然也有拓展同類小說的意圖,於是才有黃易玄幻系列出現。 完整文章
Photo From Flickr CC by James Emery 問個問題:有幾個黃易武俠小說的主角,有交代原生家庭的背景? 答案是,除了燕飛以外,其他幾乎都付之闕如。傳鷹、浪翻雲、風行烈、戚長征、韓柏、寇仲、徐子陵、龍鷹。不是隻字未提,就是可有可無。這些英雄們似乎總是無父無母、無權無勢的孤兒,倏地橫空出世,最後或名揚天下,或破碎虛空。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