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周慕姿 在必須察言觀色、溫柔體貼、在意和諧、情緒界限模糊的訓練下,不意外地,許多女性變得很善於取悅與順從。有些人會說這是「女性的武器」,但誠實地說,這不是武器,而是女性「生存的要件」。 有個女性朋友與我分享了一個經驗: 「小時候,我常常被大人說我臭臉、沒禮貌,但其實我只是沒有表情而已。 完整文章
文/林榮崧,《十種人性》編輯 公視高水準製播的劇集《我們與惡的距離》,引發久違的本土劇收視熱潮和廣大迴響,也帶給我們深刻的省思:或許我們與惡的距離,並不如我們想像的那般遙遠。 但是,人性是很複雜的。你知道我們與惡、與善的距離,各有多遠?你是你想像中的樣子嗎?你是別人眼中的樣子嗎?你知道自己帶有幾種人性? 完整文章
真理存在於弔詭中!比如,謢生與犧牲,就是宗教上的一大弔詭! 西方基督教神學將它自己的神視為最高的「存在」,除此之外,其他各種異教文化中的「神靈」則被視為了「惡魔」,只有否定性的存在,如此它便可順理成章地脫去他們神聖的外衣,進而便可以一勞永逸的將其他的民族所統轄的區域,都畫入祂的勢力範圍內,以便成就祂獨一無二宗教王國的理想! 完整文章
羊年到,說點跟羊有關的文字學。 羊在商朝就是重要的祭祀犧牲,三大祭祀動物,牛、羊、豬,羊是第二隆重的,但三個字裡面只有羊字會產生喜慶吉祥的衍生義。《說文解字》上說,「羊,祥也。从 ,象頭角足尾之形。」 羊等於祥,這種用法在甲骨文時代就已出現,如「惟日羊有大雨(合集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