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到李敖,不免想起白居易名句:「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下士)時。向使當時身便死,一生真偽復誰知。」 周公若早死,叛亂的不實指控無從洗清,將以野心分子的汙名,遺臭萬年;王莽若早死,來不及篡位,謙恭下士的形象,必將名垂青史。 李敖倘若英年早逝,評價必然與現在好上N倍,或許會像蔣渭水、殷海光等人那樣以抵抗強權的身影為人紀念崇仰。 完整文章
文/譚健鍬 髮量稀少、光頭禿頭,男人常感困擾,這種情況古今中外皆如此。希臘、羅馬時期,普遍認為禿頭是受到上天懲罰,把禿子視為罪人。頭髮稀疏或禿頭的軍官會被希臘領地的長官歧視,並拒絕安排工作。羅馬人甚至考慮讓議會通過「禿子法令」,禁止禿頭男子競選議員,禿頭的奴隸也只能賣到半價。為了免受歧視,禿子會戴假髮遮掩不雅。 完整文章
文/希聲 《王者之石~和氏璧的故事:一場腥風血雨的追逐,血染玉璽的中國朝代遞嬗祕辛》書中提到:東漢末年,董卓借祝融毀了洛陽城那天,軍閥之一孫堅於古井旁得到一塊神秘玉石,後來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該玉再次落入朝廷手中,爾後亂世,輾轉流經南朝、隋唐,最後在五代十國時消失無蹤,這就中國文明中赫赫有名的玉璽。 完整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