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小說不只需要想像力,更重要的,是觀察力。除了觀察自己生活圈裡的人事物,也要觀察非自己生活圈裡的人事物;除了觀察當今社會的剖面,也要觀察歷史切片的樣貌;除了可以從餐桌上的常見蔬果一路看到全球的金融市場流動,也可以從世界大戰一路看到正方陣營裡的陰謀和八卦;除了可以揭發唬人的亮晶晶新創產業,也可以了解無家者的起落人生。 完整文章
文/犁客 歷史事件、新聞報導、朋友的經歷,或者是長輩想當年說出來你已經聽了八百多遍的過去光榮事跡,常常會以一種「獨立事件」的方式留存在我們的印象裡,好像每個事件是一條線,從線頭一直往下延伸,直到事件終結。 但事實上,現實裡沒有什麼事件是這樣單一線路行進的。 完整文章